好網文分享區

13大互联网敌人名单

于 16/12/2009
13大互联网敌人名单

在互联网敌人的名单中,有三个国家的名字今年被从名单中去除:尼泊尔、马尔代夫和利比亚。相反,埃及今年进入了排行榜,因为今年有为数不少的博客用户在埃及受到了侵犯和监禁,它因此也进入了那些有组织地侵犯互联网言论自由的国家的行列。

沙特阿拉伯
沙特阿拉伯并没有掩盖它查禁网络的举动。中国则正好相反,假借技术问题之名封杀网站。沙特阿拉伯的网络过滤措施向网民明确指出了那些网页是被当局禁止的。网络审查的举措集中针对色情内容,但同样也涉及一些政治反对派的网站、以色列出版物、或者有关同性恋的信息发布。对于沙特阿拉伯的网络审查员(网络警察)而言,摆在面前的问题中也包括博客。2005年,这些网络警察试图彻底阻止该国国民进入首要的博客工具网站blogger.com。几天之后,他们重新修订了这一决定。目前,只有那些对他们造成妨害的博客遭到了封杀。例如2006年6月,他们把私人日记“Saudi Eve”列入了黑名单,原因是一名妇女竟敢谈论她的爱情生活,还批评政府的审查政策。

白俄罗斯 
白俄罗斯政府垄断着该国的电信产业,在它觉得必要的时候,毫不手软地禁止访问反对派网站,尤其是在选举期间。另外,独立信息发布经常成为信息领域打击行动的受害者。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2006年3月,多家对现任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re Loukashenko)进行批评的网站在数日之内就从网路上神秘地消失了。

缅甸
在打压互联网方面,缅甸的政策比它的邻国中国和越南还更加严厉。掌权的军政府当然会对反对派的网站进行过滤,尤其是对网吧进行非常严密的监视,网吧的电脑具有整整五分钟的自动抓屏功能,以此监视上网者的活动。2006年6月,当局禁止了互联网电话和网上聊天的服务,比如禁止进入google的Gtalk网络聊天系统。这一举动意在获得一举两得的效果:一方面,保护由国有企业垄断的长途电信这个利润丰厚的市场;另一方面,网络异议人士无法使用这一通讯工具,因为难以对此类工具进行监听。

中国
就网络信息过滤技术的先进程度而言,中国无可争议地占据着世界第一的地位。当局密切关注着技术的演进,以确保不给自由言论留有任何可乘之机。正因如此,继互联网网站和论坛之后,目前当局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博客和可以进行视频交互的网站上。在该国,拥有博客的人数总计接近1700万。诚然,这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但他们中间敢于涉及敏感话题的人可谓微乎其微,对政府政策提出批评者为数就更少。这首先是因为该国的博客工具拥有所有的网络信息过滤功能,可以阻止任何带有“反动”性质的关键词。其次是因为开发这些服务的本地或国外企业,都受到来自当局的压力,勒令他们对接收信息的内容进行控制。因此也就有网络警察在这些公司中工作着,负责清理博客用户们发布的信息内容。最后,在这个国家里,有52人因为在网上的言论过于自由而入狱,自我审查制度也在全速地运转着。5年之前,很多人都还认为网络是一个所谓无法受人操控的自由媒体,将会给中国的社会和政治体制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可时至今日,中国凭借它在地缘政治中蒸蒸日上的影响力,很有可能把问题颠倒过来:有朝一日,中国的这种建立在审查和监视基础之上的互联网管理模式,最终成为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效仿的对象。

朝鲜
还和2005年一样,朝鲜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情况最糟的互联网黑洞。仅仅只有若干名政府工作人员可以访问互联网,凭借的还是向中国租用的联网设备。该国的域名“.nk”从来没有启用过,由朝鲜政府设置的为数不多的站点也都设在日本或韩国境内。很难让人相信,在这样一个如今已经拥有核弹头制造能力的国家中,仅仅是因为经济困难的原因造成了互联网方面发展的滞后。相反,那些被驱逐到韩国的朝鲜新闻工作者们在网路上的活动却显得十分活跃,尤其是通过信息网站 www.dailynk.com

古巴
在古巴,每百名居民中仅有两人上网,这使得古巴在互联网普及方面落在了世界最落后国家的行列之中。记者无疆界去年10月的一份调查显示,为了确保网络这个媒体不被用于“反革命”的活动,古巴政府采取了多种手段。首先,该国政府在某种程度上禁止私人接入互联网。为了上网浏览或者查阅电子邮件,古巴人因此不得不去一些公共的上网地点(如网吧、大学、“青年信息俱乐部”等等),他们的活动在这些场所中能够受到更好的监视。其次,古巴警方在网吧和高档酒店的所有电脑上安装了相关软件,目的在于当某些具有“反动”性质的关键词重复出现时发出警告讯息。另外,这个政权还防备着政治反对派和独立新闻工作者,不让他们访问国际互联网。对于政治反对派和独立新闻工作者而言,要想与国外取得联系,真是要走一条充满荆棘和苦难的道路。最后,政府还施行了自我审查制度。在古巴,如果在国外网站上发布“反革命”性质的文章,会被判20年监禁;如果非法上网,也会被判5年监禁。敢于挑战国家审查制度、甘冒如此风险的网民少之又少。

埃及
除了对几个与“穆斯林兄弟会(Frères Musulmans)”的宗教活动有关的网站之外,埃及很少对网络信息进行过滤。尽管如此,1981年掌权的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oubarak)还是露出了他专制的一面,尤其是在对待互联网的方面。2006年6月,三名博客用户因为发表了促进该国民主化改革的言论而遭逮捕,并被监禁了将近两个月。另外还有一些人遭到了政府的滋扰,如一名科普特族的博客女用户就于8月在警方的压力之下被迫停止发表言论。最后,国务院的一个行政事务法庭近期决定,当局有权限制、中断或关闭所有可能威胁到“国家民族安全”的互联网网站。这个情况令人担忧,有可能会最终导致对网络实行过度审查的局面出现。

伊朗
针对博客用户采取的压制在2005年似乎有所缓和。而2006年,却有20来名博客用户被监禁,目前尚有Arash Sigarchi一人仍被囚于狱中。网络信息的过滤也相反进一步加强,目前,伊朗还以自己有能力屏蔽1000万个“不道德”的网站而自诩。屏蔽措施特别是针对那些色情的、政治性的或者讨论宗教问题的网站。然而,2006年夏天以来,网络审查似乎把全部精力都集中用来对付那些讨论妇女权利的信息发布。此外,当局还决定禁止高带宽联网。这个办法可以被解释为伊朗网络设施的负荷过载,因为这些设施本来就十分劣质;但是这个办法也可以被解读为旨在阻止从网上下载西方的文化产品——如电影和歌曲。

乌兹别克斯坦
自从2005年5月对安集延市(Andijan)亲民主派人士游行示威进行了血腥镇压之后,当局采取的审查制度就十分严格。政府在总统伊斯拉姆·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的铁腕控制之下,阻止网民访问大部分讨论乌兹别克斯坦事务的网站,这些网站通常设在俄国;并且,一些非政府组织对该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了谴责,访问这些组织的网站也被阻止。

叙利亚
目前,有三人因为在互联网上批评政府而遭到了监禁,正是因为这一情况,叙利亚成为了中东地区最大的网络异议人士的监狱。此外,网络异议人士遭到蓄意的、非人道的拷打和关押。政府禁止网民访问反对派的阿拉伯语网站,并禁止浏览与叙利亚库尔德人相关的内容。

突尼斯
2005年11月,突尼斯组织了信息社会世界峰会(SMSI),并因此赢得了赞誉,这是联合国的一次重大事件,目的在于展望互联网的未来。然而,总统扎因·阿比丁·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在网络方面采取的政策则是这个星球上使自由遭受最为严重破坏的政策之一。整个网吧行业被国家控制。网吧对网络信息进行过滤,并受到警方的严密监视。例如,在突尼斯,人们根本不可能访问记者无疆界的网站。另外,安全部门持续不断地骚扰独立博客用户和反对派网站负责人,以便确保自我审查制度能够在突尼斯的网络中得到全面推行。律师穆罕迈德·阿卜(Mohammed Abbou)是一位网络异议人士,他自2005年3月起被监禁,原因是他写了一篇针对该国领导人的批评文章,并将这篇文章以新闻简讯的方式进行传播。

土库曼斯坦
每百名居民中,上网人数不到一人,该国也就因此成为了这个星球上网络最不普及的国家之一。总统萨帕尔穆拉特·尼亚佐夫(Separmourad Niazov)是名副其实的“中亚金正日”,他对所有媒体都施行了绝对的控制。网络在土库曼斯坦当然也是受到审查的,但尤为显著的一点是,该国绝大多数的人口都被禁止上网。

越南
越南政府正在进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目前正处于一个不太舒服的境遇中。它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施压,又不能像其邻国中国那样对别国外交人员提出的要求全然地置之不理。因此,越南政府似乎一直就有放松信息控制的倾向;退一步而言,它在镇压反对派的方面还是有所忌惮。正是在这个背景下,2005年以来,多名网络异议人士,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范洪森(Pham Hong Son),获得了释放。这种相对温和的做法似乎使得越南的民主化运动重获生机。令人钦佩的是,越南的民主运动很好地运用了网络,通过网络组织民主运动,也是通过网络向全国传播独立的信息。2006年的夏天,一个名为“8406”的小组甚至在网上发动了一次请愿活动,旨在要求政府着手进行政治改革,部分网友还签下了真实姓名。然而,网络由这些年轻的民主派人士掌握,这一点引起了当局的恐惧,他们重新开始经常性地借助强制手段让这些网络异议人士住口。这一年(2006年)中,十来人因为网上留言而遭到监禁。他们中的四人至今仍在狱中。

被从名单中去除的国家

利比亚
无国界记者向该国派出了一个考察团。随后,该考察团发现利比亚的互联网已经不再受到审查。另外,从2006年3月Abdel Razak Al Mansouri获释以来,该国境内就不再有被监禁的网络异议人士。然而,无国界记者始终认为该国总统穆阿迈尔·卡扎菲(Mouammar Kadhafi)依然是一名新闻出版自由的杀手。

马尔代夫
从2005年5月到2006年2月,Fathimath Nisreen,Mohamed Zaki和Ahmad Didi相继获释,自此以来,该国就再没有任何的网络异议人士被监禁。无国界记者依然认为该国总统穆蒙·阿卜杜勒·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是一名新闻出版自由的杀手,但是他在互联网方面的政策使我们没有理由再把这个国家列入“互联网敌人”的名单当中。

尼泊尔
自从2006年5月国王贾南德拉(Gyanendra)退位、民主政府重新上台以来,无国界记者观察到,该国境内言论自由状况得到了非常彻底的改善。网络不再受到审查,也没有任何关于滋扰和随意拘押博客用户的案件记录。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