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时刻警醒——末日兽印(觉得不可思议,所以转载来这里)

于 04/06/2010
时刻警醒——末日兽印
2008-04-22 11:40

囊括了人人体的生物、社会全部信息的晶片

□ 佚名

20世纪是人类知识增长最快的世纪。高科技的发展使人类的生活起了很大变化,亦使人类进入电子信息时代。踏入21世纪,人类憧憬着日新月异的高科技产品会带来更舒适、更方便的生活,例如:使用流动视像电话(videophone)通讯;透过电子网络银行(cyberbanking)理财;使用能够量度体重和化验尿液、粪便的马桶,紧密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透过植入体内的微型芯片(microchip),遥控家居电器、使用数码现金(digital cash)购物,甚至透过体内芯片发出的电波,治疗偏头痛和控制情绪,以及寻找失踪人口。

然而,你有否听过计算机科技、微型芯片、无现金时代(cashless society)的出现,正为圣经启示录所说之敌基督的出现铺路呢?你又有否听过兽的数目(the number of the beast)──666兽印(the mark of the beast)或兽名(the name of the beast)这些名词呢?

666

「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十三16-18)

我在1978年12月23日信主,21年来,我看着666这个预言不断发展。初信时读这段圣经,觉得很难应验。「在手上或额上刻上666的印记,这么难看,怎会有人愿意?」「没有兽的印记,就不得作买卖?不会吧,有钱为甚么不能作买卖?」再看一些基督徒制作的影片,例如〈夜间来的贼〉(the Thief at Night)和〈兽像〉(Image of the Beast),发觉影片中受兽印的人,有明显666的字样印在额上或手上,一下子就被认出来,「太着迹了!」

激光刺纹

1983年7月出版的一本小册子〈666的奥秘〉,提到华盛顿国立大学的一位教授R. Keith Farrell,发明了激光刺纹枪(LASER tattoo gun),可以用激光在三百亿分之一秒间将数目字注入人体。这种刺纹肉眼看不见,但用有关的仪器就可以读出来。这个消息令我十分震惊,激光刺纹,不会有碍观瞻,又不会被人发现,应验666这个预言的可能性出现了,666这个预言「萌芽」了,主回来的日子近了!不单如此,该册子的作者还指出,座落在卢森堡的「欧洲共同市场」的大型计算机的标帜是兽(The Beast),多么不可思议!

20世纪末,计算机科技高速发展,许多先进国家已经进入无现金时代,发薪和交易均可经由计算机自动转账,既安全又准确快捷。另外,信用咭也日趋普遍,所谓「一咭旁身,世界通行」;加上「电子钱」(electronic money)的发展,出门购物已变得十分安全方便,不必再携带大量现金。可是现金咭和信用咭也有被人盗用的危险!如果用激光刺纹,将信用咭或其他信息印在人体上,便不怕被人盗用了。试问谁能盗取别人的头或手去签账而又不被发现呢?

条码(bar code)

  

刺纹的内容又怎样与666扯上关系呢?相信大家也发觉,踏入90年代,条码已在各行各业广泛应用。今日,一般商品都有条码。条码其实是商品的产地、制造商、名称等信息的代号。条码亦已应用在各样证件上。条码左、右和中间,有三组特长的线,这三组线代表的数字「刚巧」就是 666!这样看来,一切似乎都部署好了!用激光将条码刺纹在人身上,记录个人的身分、银行户口、信用咭等信息,方便、防盗、不怕遗失,实在好!买卖都透过「条码刺纹」自动转账,纪录清楚、监察容易,谁也不能走私、瞒税,真好!购物、旅游不用携带纸币、辅币和各种证件,实在方便!666这个预言开始「长叶」了。

微型芯片(microchip)

注射到动物体内的微型芯片

可是用条码记录的信息不能更新,似乎又不甚方便!1994年3月9日香港〈星岛日报〉报导,芯片宠物(cyberpet)已经开始在美国流行。其实,早在1988年美国已经有公司将微型芯片植入宠物皮层,有需要时可透过仪器准确地辨认及读取宠物的信息,有助将寻获的宠物物归原主。现在很多美国公司已得到许可证,生产用以识别身分的微型芯片,以及将这些芯片植入牲畜体内。这些公司提供不同形式的植入方法,除了用针筒注射外,还可以用针刺状的"zip quill",只要将"zip quill"的尖端向着牲畜的皮肤一按,"zip quill"连同内藏的微型芯片就被刺进牲畜的皮层,而"zip quill"会在3小时内溶解和被身体吸收。微型芯片的玻璃外壳的一端,外面包着一层"polyprophylene",动物皮层内的结连组织(connective tissue)会在微型芯片植入后24小时内,开始与这层"polyprophylene"连结,固定微型芯片的位置。因此,微型芯片一经植入就难以取出。

香港亦于1996年12月开始,规定已领有牌照的狗只均须植入微型芯片,以便日后透过手提扫描仪阅读载在微型芯片上的信息,辨认狗只和狗主的身分。

2000年2月28日英国公布新修订的入境动物检疫条例,允许植入「宠物护照」(微型芯片)和获发健康证书的宠物自由进出英国,不用经过半年的隔离检疫期。

微型芯片比条码优胜的地方,在于微型芯片能更新信息,条码则不能。但到底微型芯片是甚么呢?

微型芯片又称为「异频雷达收发器.生物芯片」(transponder biochip)或「微型芯片.异频雷达收发器」(microchip transponder),大小像米粒,内含250,000组件,长7 mm,直径0.75 mm,可内置一粒极细小可再充电的锂电池。

卡尔山德氏(Carl W Sanders)

卡尔山德氏是一位电子工程师和发明家,也是多个美国政府部门、IBM、General Electric、Honeywell和Teledyne的顾问。他由1968年开始参与研究发展使用微型芯片作为脊髓绕道(spinal bypass)连接运动神经线(motor nerves)的计划,希望可以帮助脊髓严重受伤的患者。卡尔山德氏担任该计划的高级工程师。后来,该计划由于金钱回报不可观而被迫搁置。

其后,他又参与研究利用微型芯片发出的电波,生成针灸的作用,刺激人的内分泌,从而改良人的行为。例如他们的「凤凰计划」(Phoenix Project),就是研究将一粒名为兰保(Rambo)的芯片植入越战的退伍军人体内,刺激他们肾上腺素的分泌。卡尔山德氏更指出微型芯片所生成的电波,还可以用作治疗偏头痛,生成兴奋、镇定或避孕等作用。(1999年10月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家,成功将微型芯片植入盲人眼内,令他们恢复部分视力,可以别形状和光。这群科学家盼望患者最终能透过植入芯片和配戴特制的光学眼镜恢复视力。)

跟着,卡尔山德氏又参与研究利用微型芯片识别身分,将个人信息保存在微型芯片中,包括名字、样貌、指纹、身体特征、家族历史、地址、职业、收入和犯罪纪录等,不可少的当然是一个国际性18位数字的身分号码。这18个数字分为三组,每组6个,即6+6+6个数字,也许就是666(the number of the beast)了。这个号码也同时是护照、驾驶执照和户口等号码。

卡尔山德氏认为原本发展来造福人群的微型芯片,也许会被敌基督采用,推行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制造他全球军事、政治、经济霸权体系的兽印。届时,现金将会作废,买卖透过体内的微型芯片实时转账。如果没有兽印的话,就真的不能作买卖了!这是生在第一世纪的约翰,造梦也想不到的事,现在却摆在我们眼前了!由于在一个无现金的新世界秩序中,没有兽印就等于没有工作,没有食物,没有医疗服务,没有车…,因此无论人愿意与否,也得接受兽印!

在此我必须提醒大家,你也许可以接受具医疗效用或其他用途的微型芯片,但受兽印却万万不能,因为圣经说「又有第三位天使接着他们,大声说:『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神大怒的酒;此酒斟在神忿怒的杯中,纯一不杂。他要在圣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那些拜兽和兽像,受他名之印记的,昼夜不得安宁。』圣徒的忍耐就在此;他们是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启十四9-12)接受兽印就等于拜兽和兽像,结局就是永远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受痛苦。

但以理文(Daniel Man)

在1987年,一位名叫但以理文的犹太人,已开始从事将微型芯片植入皮肤下面的发展工作。他渴望为每个以色列人植入微型芯片,以致所有绑架和恐怖活动因此退出,因为到时每个人的位置都可以透过手提电话发射塔(cellular phone towers)或人造卫星实时准确地确定。这实在是一个打击罪案的有效措施!

1999年12月美国一家电讯公司(Applied Digital Solution)成功取得一种名为「数码天使」的产品专利。「数码天使」是一种植入体的微型数码监察仪,能够发出和接收数据,以致植入者的位置能持续被全球定位卫星系统侦察,有助寻回失踪的攀山者、孩童或政要等。

然而,类似技术若被残暴的敌基督政权利用,所有受兽印的人就会失去自由,因为他们就算走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查找,无法逃离兽的魔掌。

将晶片移植到手臂上

锂电池

微型芯片还可以包括一粒可再充电的锂电池。这粒锂电池是靠体温的转变自行充电的(日本星辰表厂早已应用类似的电池制造名为Eco-Drive Thermo的手表)。美国研究人员花了150万美元,找出人体两处体温经常急速转变的地方,也就是最适合植入微型芯片的地方。你猜是哪里呢?答案是手背和额上(紧贴着发线的边缘)!

「…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启十三16)圣经的预言实在精确。从前我以为是因为方便,所以将印记放在手上或额上,谁知背后原来有如此高科技的原因!假若微型芯片真的被用作制造兽印,那么,一个由第一世纪的渔夫(使徒约翰)所记下的预言,竟然藉20世纪的高科技应验,实在不可思议,叫人拍案叫绝!圣经实在是神的话。  

恶而且毒的疮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恶而且毒的疮(noisome and grievous sore)生在那些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启十六2)

卡尔山德氏曾经向波士顿医务中心(Boston Medical Center)一位医生查询:「如果微型芯片受破坏,锂电池内含锂的液体泄漏出来,会对人体造成甚么影响呢?」答案是:「长毒疮(grievous sore)。」从前我认为生恶而且毒的疮,是因为细菌或病毒感染引致,所以要应验上述的预言,就先要有一种不寻常的细菌或病毒,而这些细菌或病毒要懂得辨别和单单攻击受兽印记的人!很「科幻」,对吗?现在我才明白,答案原来如此简单直接,微型芯片若被用作制造兽印,而又在人体内爆裂,锂电池的液体泄漏出来,就生出恶而且毒的疮。

印记

「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启十三16-18)

还要一提的是,「印记」(mark)的希腊原文 charagma,根据The New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的注解是:

"5480. charagma, khar’-ag-mah; from the same as 5482; a scratch or etching, i.e. -stamp (as a badge of servitude), or sculptured figure (statue):-graven, mark.

意思就是抓痕、蚀刻、印章(作为奴隶状态的标记)、雕塑像、雕刻、印。

而「六百六十六」(six hundred threescore and six, 666)的希腊原文chi xi stigma注解是:

"5516. chi xi stigma, khee zee stig’-ma; the 22d, 14th and an obsolete letter

(4742 as a cross) the Greek alphabet (intermediate between the 5th and 6th), used as numbers;

denoting of respectively 600, 60 and 6; 666 as a numeral: -six hundred threescore and six."

意思就是:「代表数字666」。

而「六百六十六」的希腊原文中的stigma的注解是:

"4742. stigma, stig’-mah; from a primarystizo (to stick, i.e. prick); a mark incised or punched (for recognition of ownership), i.e. (fig.) scar of service: -mark.

意思就是:stigma的字根是stizo(刺入、刺穿),一个雕刻或刺进去的印记(用作识别拥有权),服役的标记。

根据上述的注释,「兽印」的意思就更清楚了:兽印是一个雕刻在或刺进右手或前额的666印记,显示受兽印者是属于敌基督的。没有兽印的人,就不得作买卖。

不久的将来!

1997年6月17日,发明家辛尔(Singer)等人已在美国取得将微型芯片植入人体的专利注册(US Patent number 5,638,832)。前美国洛杉矶副郡治安官(former Los Angeles Deputy Sheriff)德利谷克Terry Cook在他的着作〈The Mark of the New World Order〉中罗列多方面的发展和趋势,指出不久的将来所有人都会被植入微型芯片。666这个预言「茁壮」了,并且呼之欲出。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只等欧洲的十国联盟正式出现,敌基督就会登上历史的舞台,跟着末日兽印就会出现。

 

——————————————————————————————-

 

666就是魔鬼的代号。
圣经新约《启示录》中曾预言了海湾战争和日本神户大地震等世界性的大灾难,使众多科学家哑言。《启示录》第十五章曾预言将来统领全世界的是代号666的“敌基督”,这个预言就长期以来让人迷惑不解:此人到底是谁?在哪?何时出现? 

  最近,有人用数学的方法找出了让人震惊的“答案”:此人是比尔·盖茨! 

  这位锋芒一时无二的世界首富,让人开涮是经常的事情,但这次看来不像。 

  第一种发现: 

  Bill Gates的原名本来叫William Henry Gates III,他是后来才改用现在的名字的。所以,他的现在的全名应该是Bill Gates III。有人将“Bill Gates III”转化成电脑代码(Ascll Code),然后将数字全部相加 ,总数竟然是魔鬼的代号————666———— “敌基督”! 

  第二种发现: 

  有人在网络上指出:如果将微软两年前的杰作MS—DOS6·21作上述同样验证,总数也是魔鬼的代号————666————“敌基督”。 

  第三种发现: 

  当将微软代表作windows95转换成电脑代码相加,总数也是魔鬼的代号————666 ————“敌基督”。 

  第四种发现: 

  这是个“恐怖”的发现,这个发现甚至连微软的工程师也无从解释。 

  大家不妨在英文版的Excel95(非office97版)按以下五步试试: 

  1、打开Excel95,建立新档案,用鼠标点选第95横行(row)。 

  2、选择(Highlight)整行95行。 

  3、按“tab”键,跳至下一直行(column)。 

  4、移动鼠标到帮助栏(help),选“关于Microsoft Excel”。 

  5、同时按Ctrl—alt—shift三键并用鼠标按“tech support”键。 

  怪事马上出现,随即跳出来的视窗名字居然叫做:Hall of Torturde Souls(受折磨的灵魂大堂)。在视窗空白的墙上,输入“EXCELKFA”,“受折磨的灵魂大堂”的门口就会马上打开,接着出现的是一条又长又窄的小道,尽头是一间隐约见到人影(鬼影?)的 小室,但你却无法走到尽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显然不是游戏! 

  是电脑程式设计师的恶作剧? 

  对一个在发布前必须经过多方、多次严格检验的软件工具来说,恶作剧有可能混得过关吗? 

  我们回到圣经中再寻找,还有一个同样惊人的预言:将来受666统治的人,右手和额上都有一个印记。 

  今天,我们坐在电脑前,握鼠标最多的是不是右手,额头向着的是不是windows? 

  比尔·盖茨是恶魔,你信吗? 

  其实,“敌基督”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曾出现过,所不同的是过去的“敌基督”是想用杀人的武器来征服世界,而今天的比尔·盖茨则用电脑来征服世界(假如他真是“敌基督”的话)。 

  从前的“敌基督”我们可以拿起武器来和他对抗到底,而现在的“敌基督”我们怎么斗?不碰电脑?拒绝windows?祈祷? 

  最后,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微软的公司宣言吧:我们要做到每一间屋,每一书台,都是用微软的电脑。 

  当人类的信息在无限的膨胀中核爆、崩溃,始作俑者是不是微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