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我與《光華》

于 22/12/2010

我與《光華》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時四十七分

文:鄭文輝

昨天從香港回來,19日就趕飛檳城出席《光華日報》的百年慶典,雖然匆促一點,但心情非常愉快,因為又可以看到《光華》的老朋友們那份笑臉和熱情。

在今日世界華文報中,能擁有100年曆史的,除了《光華》之外,恐怕沒有第二份,而它能這樣歷久彌新的更為少見。

《光華日報》是由孫中山先生於1910年12月20日創辦的,那個時候的檳城正是英國殖民地時代,《光華》在檳城挑起了孫中山的任務,並紮下了成長茁壯的根。

《光華》100年來走過了風雨路,它比世界其他華文報走的路更為艱辛和苦難;它走過烽火時代,更在反殖的獨立浪潮中站穩民族立場,為華人、華校、華社、華商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回頭說到我與《光華》的關係,那也是一件淵遠的事,記得第一次接觸到《光華》是在1958年,那年我們中學畢業班旅行團由南馬的馬六甲來到了檳城,第一次參觀報館就是參觀《光華》,那個時候的《光華》是在檳城柴路頭的一幢舊式大樓,從編輯部、排字房到印刷部參觀一番,那時的我如“劉姥姥進大觀園”,對在報館工作的人員起了很大的敬佩。

那個時候沒有電腦,還是鉛字印刷時代,就在排字房裡一位撿字小姐問了我名字,她撿了“鄭文輝”三粒鉛字用樹膠圈綁了送給我作為紀念,這3粒鉛字改變了我的一生,當時我很興奮立志以後要當一位記者,怎知道《光華》送我這三粒鉛字使我成為終身的報人——從事新聞工作一晃就是半個世紀,一直到退休。

這是第一次和《光華》的結緣。

從事新聞工作半個世紀後終於退休,然而卻在退休後的2004年12月快到冬至的時候,手機突響,來自檳城一個陌生女孩的聲音,她自稱是“餘舜珊”,代表《光華》說老闆要找我幫個忙,為《光華》的同事們作一些培訓。

於是,我於12月24日冬至過後兩天飛抵檳城,與《光華》的高層會面,作了交流後便於2005年的農曆新年後,開始為《光華》的同事們作了一些在職的培訓。

我給他們主要作了三項課程培訓,並一對一與編輯們作版面指導。三項的課程是:

1.記者新聞寫作。
2.編輯的新聞包裝。
3.記者與編輯的“新聞與誹謗”。

此外,還有編輯與攝影記者的圖片剪裁等。

老實說,我還給他們講解作為一個報人的基本概念。一般上,記者只顧採訪和寫新聞、編輯只顧編版,而其他的事項和概念都很薄弱;過去是文人辦報,現在是企業家辦報,這基本理念的轉變,就改變了辦報的整個理念;文人辦報是“餵”讀者新聞(內容),銷路擱一邊,企業家辦報,報紙成了商品,商品在市場上有競爭,讀者有要求,你不能再“餵”他們了。而企業家辦報的最終目的還得看盈虧。

所以一個報人要認識到:一、新聞概念,二、市場概念,三、成本概念。因此,新聞選擇要有可讀性,在市場要有賣點,成本要減低,這樣一份報紙就容易站在穩步上前進!

《光華》走過了一個世紀,同其他華文報業一樣,走過惡劣的環境、技術的演進、人事的變遷、社會的變化、紙張原料成本的漲價、經濟不景氣的衝擊以及同業的競爭、然而,今日的《光華》在一批有遠見的經、編,生產及發行部的精湛人員的領導與運作下,《光華》乘風破浪走向更寬大的海洋!

再100個100年是可以預料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