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皮纹检测的美丽误会

于 16/04/2011

皮纹检测的美丽误会

http://www.facebook.com/plugins/like.php?href=http%3A%2F%2Ffingerprint-speaks.blogspot.com%2Flayout=standardshow_faces=truewidth=450action=likecolorscheme=lightheight=80 .2010年9月25日,星洲日报副刊《快乐家庭》刊登了这样的一篇文章:《手指皮纹,不能预测孩子未来》

(点击图放大)

这标题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因为不只是我们皮纹师,甚至在皮纹报告的第一页序,就已经明文提醒家长皮纹检测报告的结果是关于孩子先天的潜能与人格特质,与后天的成长与表现完全没有直接的关系。孩子的成长必须经过父母的悉心开发、栽培、扬长补短等后天的努力,才能有所成就。

然而这文章的作者洪兰在文章内容一开头,就以严厉的词语来攻击皮纹检测:

“有些不肖商人,利用父母望子成龙的新和对大脑的不了解,用欺骗和恐吓的方法赚取了许多不该赚的钱。”

看到了这样的措辞,我个人先是不解,可是细想之后就释怀了,作者洪兰只是针对不负责任的商家和代理进行批判。崇尚优质教育的美国(世界Top 20大学里美国就占了75%或15间)尚且有近乎一半的野鸡大学(只要付钱就能毕业得到文凭),更何况是皮纹公司?在台湾的皮纹公司少说有百多间,而马来西亚也有接近10间。这当中能做到专业而不误导顾客的又有谁?GeneCode就是其中一间。

然而当看到作者写道“皮纹检测完全没有科学根据”的时候,我们开始明白这已不仅仅是单纯的误会,却简直是拥有深厚的偏见了。何谓“完全没有科学根据”?我们凭空捏造、信口开河吗?这批判性陈述对皮纹学来说几乎是充满恶意的诋毁和曲解,对皮纹检测顾客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与误解。

说到了这里,也许家长们会开始担忧,作者到底是凭什么发表这样的言论?我们姑且不评论作者何出此言,先让我们来看看皮纹学一路走来简易的历史和文献概述吧:

年份
事件
1823
John Evangelist Purkinji – 解剖学教授(Breslau大学)出版他的论文:研究皮纹的分类
1892
Sir Francis Galton – 英国的考古学家和表兄弟Charles Darwin出版了他的书《皮纹》,讲解了皮纹独特性和永久性。这本书还包括了第一种的皮纹分类系统。
1926
Dr Cummins和Dr. C. Midlo首创皮纹学(Dermatoglyphics)。学习了所有皮纹分析的分析,从人类学到遗传学和发生学。1943年出版Finger Prints, Palms and Soles, a bible in the field of Dermatoglyphics。
1944
Dr. Julius Spier出版The Hands of Children,利用皮纹分析小孩心理性格与发展。
1968
Sarah Holt, ‘The Genetics of Dermal Ridges’出版了个人作品总结了他的研究在皮纹学内各种各样的人与各种各样的手指纹型与手掌纹的密切关系。
1976
Schaumann与Alter游戏厅的研究皮纹和染色体畸变的关系。调查显示,皮纹学也能够显示先天心脏病、白血病、癌症、小肠混乱、老人痴呆症、精神分裂症并且其他精神病的形式。
70年代
前苏联利用皮纹学,作为奥林比克优秀运动员选材。80年代,中国开始以染色体的角度研究皮纹与人的潜能、智力及天分。
1985
美籍华人陈怡谋博士(哈佛大学)发辫研究多年的遗传皮纹学与大脑的关系,结合了Dr. Howard Gardner多元智能的论文。皮纹学第一次运用在教育界和人脑结构学。
2000’s
Dr. Stowens,纽约圣路克医院的病理学的院长,能以90%的准确度诊断精神分裂症和白血病。在德国,Dr. Alexander Rodewald报告皮纹学能够以90%的准确度来确认先天遗传突变。
2004
IBMBS,国际行为&医疗生物测定学学会。发布皮纹学在对元智能检测的研究。到目前为止已经关于皮纹学的报告和论文已经出版了7000多份。现今美国、日本或中国、台湾运用了皮纹学在教育界,改进教学的质量和提高学习的效率以及配合学习的不同的模式,达到因材施教的目的。
2007
GeneCode多元智能皮纹检测中心成立,大力推广皮纹检测及多元智能的发展,希望为马来西亚的教育界贡献一份力量和帮助每个人找到自己的天分,创造未来。

除了以上的图表之外,我也述述我的亲身见证。当初我在公司上课的时候,其中一位出席者是个退休的警员。他与我们分享他之前在警队CID(重案组)任职多年的经验时,皮纹学是他们必修的其中一个学科,而破案的关键和帮助最大的正也是皮纹学。此外他也和我们分享一些有趣的皮纹组合与其特性,让我们上课学习皮纹时更增添不少乐趣。皮纹学是一个源远流长的学科,不仅是大马皇家警察、注册局和移民局都在使用这科技,全世界各国的政府部门都是如此。甚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更整理出版一本关于皮纹分类与其人格特性的书籍,只是这是一本非常冷门而专业的书,在书局一般上是买不到的,除非特别订购进口。

我想在作者洪兰女士作出以上强烈措辞攻击的时候,是否意图推翻以上百年来多位科学家和专业政府单位的研究、成果与应用?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曾说过:千万个证据都不能证明一个东西100%准确,但是只要一个证据就能证明其是错的。然而作者洪兰女士却不曾以行动来完成最简单的工作,就是提出一个铁一般的科学证据来证明百年皮纹学的‘无稽之谈’。所以事实很简单,洪兰女士的批判文章,完全无关皮纹学的权威与专业,顶多只是那位家长遇到了一个学术不精的皮纹代理,仅此而已。

皮纹检测压根儿无关未来所发生的事迹,而是根据先天与当下的条件来提供一个发展方向,然后凭顾客的后天努力来实践。所谓黑暗中的明灯、汪洋中的灯塔、或者迷蒙中的指南针,就是这样的意思。因此家长在听取皮纹师讲解皮纹报告后,应有的现象应该是拥有明确的概念和方向该怎样栽培孩子并让其发挥潜能,或者清楚知道该怎么规划并努力实践自己的未来;而不是知道自己或孩子潜能后,就等着‘奇迹发生’。皮纹检测只是提供一个参考与方向,而不是决定一个人的一生的‘生死簿’。

日后家长们若再看到洪兰女士发表任何关于否定皮纹学的文章时不必担心,除非她真的能够提出科学论文与证据证明百年皮纹学的‘无稽之谈’,否则皮纹学对于教育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祝各位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Kenny Wong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