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红坭山的控诉‧稀土厂害生障儿

于 02/05/2011

红坭山的控诉‧稀土厂害生障儿

2011-04-21 19:00

  • 国良听见黎说亲她,就立刻趋前跟母亲亲嘴,母子俩感情非常深厚。 (图:光明日报)

1 of 6

1982年,红坭山亚洲稀土厂展开扩建工程时,一名单亲妈妈为了养活7个子女,与一班工友到稀土厂当泥水匠,当时,她对稀土厂带来的辐射伤害毫不知情。 直至一群来自甲板的居民强烈抗议“毒厂”在当地设立后,她这才惊觉事态严重,赶紧辞工,但却为时已晚,身怀六甲的她在数月后诞下一名严重智障的儿子。

眼见现年29岁的儿子谢国良的智力至今仍是只有两三岁,且左眼失明,右眼只能睁开一丝小缝看世界,身为母亲的黎群不禁自责和痛斥说:“我的孩子是因为受到稀土厂的影响,才会严重智障,需要我长期照顾,一旦我百年归老,他怎么办?这种伤害是一辈子的事情!”

谈起亚稀厂造成的悲剧,现年69岁的黎群至今仍气愤难消,她向《光明日报》忆述这段往事时说,当年,她为了养活7名孩子,咬紧牙根当泥水匠,随工头到处工作,就在那时,她与一批为数约三四十名的工友进入亚洲稀土厂展开工厂的扩建工程,当时她主要负责砌砖。

“当年有许多人来检查工厂,让我开始起疑,这到底是什么工厂,但我并没有追问清楚。”

不懂辐射严重性

她披露,当时,每名工友都被指示在胸前挂着一个刻有名字的名牌,名牌背后有一支类似温度计的针状液体物,而她并不晓得,那是用来测量体内辐射量的辐射仪。

“当前来巡视的日本人发现员工的辐射仪上升到高水平后,他们就会命令员工放假,我们并不知道箇中原因。日本人偶尔也会派发口罩给我们,还吩咐我们不能在工地吃东西,只可以到外面用餐。”

她说,直到有一次,居住在甲板的居民发动集会,抗议稀土厂将有害的废料载往当地埋藏后,也一并劝告她和一群工友不要再在“毒厂”工作,她这才发现事态严重。

“我听到那是毒厂后,马上感到很害怕,因为我当时已经怀了第8胎,我怕自己跟胎儿的健康受到影响,就立即向工头辞职。”

过后,黎群到怡保一间商场当地盘工人,直到幼子谢国良出生。

工厂排刺鼻
烟雾闻到头晕

黎群相信,稀土厂应该是每天24小时操作,而且入夜后,不时看到厂内排出一种味道浓郁且刺鼻的烟雾,每次她闻到这股味道便感到一阵头晕,而且很口渴,甚至一天可以喝上约5公升的白开水。

“稀土厂内有本地印裔和华裔员工以及一些日本人。厂内员工很早开工,我在上午8时开始工作时,厂内就已经有人上班,直至下午5时下班,这些员工都还没有出来。”

她指出,这些厂内员工都是穿着普通衣服上班。 “厂方不允许我们进入工厂,就算借厕所也不行。”

儿出世心脏有孔患白内障

想起幼子国良一出世就受苦,黎群突然悲从中来。 她说,国良不只是体重过轻,整个人瘦瘦小小,还时常哮喘,更被医生诊断出心脏有孔,且双眼患有白内障。

“他小时候就连坐在地上,头也会自动歪倒一边,因为双眼白内障致痒的关系,他以手揉眼时,几乎整颗眼珠凸出,吓坏了家人。为了他,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泪水。”

心脏旁多一条血管

她披露,每当国良气喘时,她就和两名女儿轮流抱着国良一直到天亮。 当时医生指国良的心脏可能有孔而导致气喘,并安排国良到吉隆坡心脏中心检查。

“我带儿子去国家心脏中心两三次,经过检查后,医生发现国良的心脏旁边多了一条血管,相信那是导致他气喘的原因之一,于是,医生就配药给国良,并指国良长大后,情况或许会好转。”

过后,黎群带儿子看了很多不同的医生,并花了不少钱,所幸当时的医药费都是由红坭山医药信托基金支付。

“靠着吃药以及亲朋戚友送来的补品,国良将近20岁时,气喘病才稍稍缓和。国良幼时会自己使用奶瓶喝奶,不过每天只喝很少份量,直到4岁才学会走路。”

一天赚20元养八口

黎群感慨地说,国良出世不久,丈夫突然抛家弃子,不告而别。 为了带大8名孩子,她只好当泥水匠,赚取每天十多二十令吉的薪资以维持家计,至于当时还在襁褓中的国良,则交由其他子女照顾。

“那时偶尔没去工作,就骑脚车到邻近工厂买一些别人用来喂鸡的碎米粉,挑一些比较好的炒给子女们吃。”

“当我向旁人求助,想借一些钱过活,别人问我何时偿还,我当时心里也真的不知道是否会有这样的一天,想起也觉得心酸。”

她说,孩子逐渐长大一个个踏出社会工作后,她才得以退休,全职在家照顾国良。 如今她跟国良及一名单身的女儿一直居住在红坭山的单层木屋内。

“当年有一名拿督在国良动眼睛手术时,曾经筹钱给我们,还送粮食资助我们,让我很感激。”

如今黎群依靠子女给的家用,以及红坭​​山医药信托基金每个月的150令吉过活。

起居饮食须贴身照顾

当年弱不禁风的国良已长大成人,能站立和行走,只是比母亲矮了半个头。 黎群除了每天得照顾国良三餐外,还得喂他吃饭、帮他穿衣和梳洗等,她说,她下半辈子就只为这个孩子而忙碌及操心。

看到记者来访时,国良并不感到害怕,当母亲黎群轻轻地牵起他的手,叫他面对镜头微笑时,他也照做了。

黎群说,国良不会说话,但能听懂客家话,她随即以客家话跟国良说“亲我”,接着,国良就好像一个大孩子般,趋前跟母亲亲嘴,可以看出他们母子俩的感情非常深厚。

“偶尔来我家探访的亲友,都会给国良带来鸡精等补品,国良吃后身体也好了许多,比以前强壮,而且再没有哮喘。”

黎群随即拉起国良的裤角,向记者笑说:“你看,他现在的大腿多粗!”

怕酿意外
铁丝网搭门阻跑出

由于幼子国良每次都会趁着家里大门打开时跑出去,黎群深怕孩子会闯入别人家捣乱或遇上意外,唯有在家里的走廊装上一道铁丝网和木板搭成的门,并以锁头锁上,防止国良跑出去。

此外,她也把国良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屋子的后半部。

她说,国良很黏她,时时刻刻都要她陪伴在侧。 疼惜儿子的她拉了一张藤椅在国良的床边,每晚就坐在藤椅上陪孩子睡觉。

“这么多年来我也已经习惯睡在藤椅了。国良睡觉时,一只脚要垫在我的脚上,还要开着灯,深怕我不在身边。有时我半夜起身上厕所,他发现我的脚一动,就会跟着醒了过来,我只好跟他说我要去上厕所,他才会乖乖地继续睡下去。”

智商三岁国良却是性情中人

因在母亲怀胎时遭受辐射污染而天生智障的国良虽只有两三岁的智商,但他却是性情中人,如果妈妈没告诉他就到巴刹买菜,他不但会生气,还会把头撞向木门抗议,同时也会“罢吃”妈妈买的食物。

黎群说,孩子生气时难免出现过于激烈的举动,但乖巧时却惹人疼爱。 “有时我脚痛,叫他帮忙搬米或是将衣服放进洗衣机,国良都会照做,我心里也有点安慰。我下午要睡午觉时,他也不会吵我,就静静坐在床上自己玩碎布。”

不过,去年的农历新年期间,国良不小心打破了挂在墙上的镜子,砸破的玻璃碎片插进了左手中指,顿时吓坏了黎群。 她赶紧替国良弄走手上的玻璃碎片,并包扎好伤口,如今虽然没有大碍,惟国良可能心理作祟,再也不敢竖直中指,中指直到现在还是呈弯曲状。

生气头撞木门抗议此外,黎群也提到,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国良现在的食量不错,每次要加饭才会饱足。 “国良最爱吃鸡腿了,每次问他要吃什么饭,他就会作出’咬鸡腿’的手势,示意叫我买鸡腿给他吃。”

回忆国良幼时的点点滴滴,黎群眉飞色舞的说,以前她骑脚车到巴刹买菜时,个子小小的国良就会坐上脚车的后座。

“到了巴刹,后座的国良就会东张西望,当一些人给他糖果时,他一接过就吃起来了。”

携儿赴日诉说悲惨经历

当年,黎群母子受到稀土厂影响的悲惨遭遇,受到许多日本人的正视,并邀请她到日本诉说个人悲惨经历。

而黎群当时也不惧压力,毅然抱着国良,生平第一次坐上飞机直达日本,向来自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组织成员控诉稀土厂如何祸害百姓。

“据我所知,已有4名华裔的孩子在稀土厂运作期间病逝,而过去和我同时期到稀土厂工作的许多女工友也曾患上甲状线病症(俗称大颈包)。”

2男曾收买促勿公开遭遇

黎群披露,当年红坭山居民联同数个邻近的新村居民成立霹雳州反辐射抗毒委员会,并发动游行、示威要求亚洲稀土厂停止运作时,她也曾参与其中。 而此事被带上法庭审讯后,曾有2名中年男子企图以钱收买她,要求她勿将他们母子俩的遭遇公诸于世。

“他们叫我不要把国良的情况告诉别人,还说要给我一​​笔钱,又说我穷,拿了这笔钱后可以好过活,但他们始终却未提到数目。”

黎群激动地说,她听到这2名男子的说词后感到很气愤,并大声回称她不要那些钱。 “我当时也说,我们虽然穷,也不会收下这笔钱,让工厂继续祸害人间。”

“如果我真的收下钱,而工厂还继续做下去的话,届时,别人家生下的孩子跟我的一样怎么办?我便反问这2个人,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孙子也像国良一样,他们会不会甘心舍弃?结果,他们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就离开了,自此就再也没有出现。”

盼残障中心收留

当年的稀土厂对黎群及其幼子国良所造成的伤害,对他们一家来说,是一辈子的伤痛,她说,她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国良被安排入住福利部,又或者是筹得一笔钱后,把国良送进适当的残障中心由他人照顾。

“我已年老,若他日不在人世后,国良未来的生活该怎么办?”

谈及儿子的未来时,她一脸愁容的说,她的双脚在近几年开始疼痛,有时一不小心踢到东西就会跌倒,也会感觉到双腿无力。 “如今也没有什么人来探望我们了,我只希望能尽快把国良送进福利部,算是了了我的心愿吧!”

【相关系列:稀土与红泥】

光明日报/报导:何倩仪、杜票菱、邹丽华‧2011.04.2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