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写给孩子的科学之一点屁事

写给孩子的科学之一点屁事

2010年09月07日 16:08 分类:未分类 阅读:37 评论:0

用一片屁文宣告重新回归。

屁一定觉得很不公平,在人们口语中,它一直被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的同义词。可是,粪便却有一个很尊敬的头衔――“大”便。要知道,你们不仅属于同一个系统,而且有着相似的起源呢。

屁来自哪里呢?这是你需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

a.  屁凭空产生,就像它们会凭空消失一样。

b.  当我们憋气时,空气就从肺部转移到肠子中去,后来就成了屁。

c.  大口喝水或吃东西时,空气也会混水摸鱼,进入肠道,加入粪便添加剂后,臭屁就这么诞生了。

d.  屁是肠道细菌分解食物时产生的气体,换句话说,人的臭屁就是细菌的屁。

屁当然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像屁一样消失在空气中”。事实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无中生有,所有的东西都来自于其它东西。肺部的空气也不可能转移到肠子中去,呼吸系统和消化系统既不是邻居,也不是亲戚,它们无法互通有无。只有吞下去的空气和细菌的产气才是屁的真正来源。所以正确答案是c、d。

溜进肠子中的空气相当一部分通过打嗝的方式重新排了出来(或许还弥漫着菜脯的闷香),剩下的则被肠子一截一截地挤向肛门。别看肠子看上去很粗笨的样子,可人家时刻在干着精细活。它们不停地蠕动,把食物挤压成小段小段,再像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地送往肛门。这个过程优雅得就像赶鸭子,丝毫不乱。

在肠子费尽心机驱赶食物时,细菌也没有闲着。它们在干什么呢?

a.  细菌们抓紧时间生育后代,不消多久就能产生新的作战兵团。

b.  被肠子的蠕动给颠糊涂了,吐了个呼天抢地,就像晕了船。

c.  细菌吞吃肠子里的大块食物,在自己长个子的同时,还产生很多小分子物质。人体正好需要这些东西,于是又被人体吸收了。

d.  细菌一边吃着食物,一边不断地放屁,很是惬意。

上面这四件事,除了晕船,细菌每一样都不拉下。肠道对于它们来说宛如天堂,这里的食物取之不尽,气候温暖怡人,所以它们放开肚皮大吃,同时释放气体,制造臭屁。随着自己的个子长大,它们又开始一分为二,产生后代。这个过程十分快速,连谈恋爱都省了。

不过,细菌制造的并不只是废物,它们还产生一些动物体所需要的物质。比如人体的细菌能产生某些氨基酸,牛羊等食草动物如果没有细菌的帮助,根本无法消化青草,大便将会和刚吃进去时一模一样。可见,在细菌翻江倒海的过程中,细菌和动物其实是互相帮助,互相利用的关系,它们谁也离不开谁,我们把这种关系叫做“共生”。

猜猜看下面哪种情况属于共生现象:

a.  和细菌一样,蛔虫也生活在肠子里,也偷吃我们的食物。

b.  蜜壶蚁把喜欢偷吃蜂蜜,把自己喂得大腹便便,肚子里装满蜂蜜,可以让它们在缺粮时坚持6个月不饿死。澳大利亚的土著居民把蜜腹蚁当做活生生的蜜罐。

c.  微型绿藻和珊瑚虫同居一室,给珊瑚虫带来食物,珊瑚虫的废物正好是绿藻所需要的。绿藻真是伟大啊。

d.  科摩多巨蜥的嘴里满是剧毒的细菌,动物一旦被它咬伤,就会患上败血症,等待死亡。

e.  地衣长在仙人掌身上,可以在晚上凝结雨水。

出乎意料的是,只有c属于完全意义上的共生。其它几种情况虽然也是自然界的巧妙安排,但不是共生现象:

a.  蛔虫是寄生虫,它们只会偷我们的食物,给我们带来灾难。和细菌相比,蛔虫的境界可就差远了。

b.  蜜壶蚁只是土著居民的食物,人们可没给蚂蚁什么回报。切叶蚁和真菌倒是地地道道共生关系。切叶蚁细心栽培蘑菇,蘑菇反过来为蚂蚁提供食物。同样的道理,人类种水稻也可以说是一种高级的共生关系。

c.  绿藻和珊瑚虫各取所需,缺一不可,可以说是互利共生的楷模啊。

d.  细菌虽然是科摩多巨蜥的大杀器,但大多数情况下,巨蜥懒得去使用,只是拣拣剩肉吃也就知足了。细菌是从腐肉里转移过来的,没有它们巨蜥也能生活。

e.  在墨西哥的干燥沙漠中,地衣是其它生物的生命之源,它们能在晚上从雾气中吸收水分。但是这些水分并不是提供给仙人掌的,地衣本上也没有从仙人掌那里得到任何好处,因为它本身就能做到自给自足丰衣足食了。

回到我们的臭屁,共生细菌带来了重要的营养添加剂,同时也带来了尴尬。

有什么办法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臭屁的排放呢?

a.  多吃青菜。

b.  少吃肉蛋。

c.  细嚼慢咽。

d.  改良肠道细菌。

e.  屏住不放。

没有什么绝对的消屁良方,但某些办法还是有用的,或者,至少可以让屁不那么臭不可闻。

a.  有效。青菜本身并不能为我们提供营养,但丰富的纤维素能让肠胃蠕动得更加顺畅,让细菌减少产气的时间。

b.  有效。肉蛋中的蛋白质含有硫元素,这种玩意会变身成为恶臭物质。下一次我们会详细谈到它。

c.  只有反作用。有个叫做弗莱彻的营养师提倡咀嚼100次后才咽下食物,人称咀嚼大师。结果罢工的肠胃让他经常便秘,臭屁可是一点都没少,反而更臭了。

d.  有效。某些细菌非常热衷于产生臭气,减少它们有助于控制臭屁。这种想法你并不是第一人。有研究指出牛羊的屁中含有甲烷,是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之一,但袋鼠因为肠道内不含有产甲烷的细菌,所以科学家尝试把袋鼠的细菌移植到牛羊的肠子中去,希望能对全球变暖做出贡献。

e.  无效。虽然不至于“有屁不放,憋坏心脏”,但臭屁中的不良气体是有可能通过肠道上的血管进入体内的。这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见,屁事其实是相当重要的大事,可人家已经被忽视得太久了,这就难怪十分不爽的屁总是做出一些吸引注意力的举动了(就像你的同桌一样)。有俗语云:我要放屁,大家注意;屁声一响,大家鼓掌。

留下评论 »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下午4点46分:根据人在警察训练中心的律师法蒂雅透露,警方根据刑事程序法典28(a)(8),拒绝让被扣留在该中心的大约1000名扣留者获得律师的援助。

下午4点45分:在同善医院外,人权委员会委员莫哈末沙尼谴责当局,以傲慢的手段处理集会,因为警方没有尊重人民的集会权利,并且不顾公众安危,向医院范围内发射催泪弹。

询及平民百姓要如何回应当局的滥权,他认为,人民应该选择能够保护他们权利的代议士。

留下评论 »

净选盟民联领袖遭拦截 警方逮哈迪蔡添强等人

净选盟民联领袖遭拦截

警方逮哈迪蔡添强等人

作者/独立新闻在线团队 Jul 09, 2011 02:54:35 pm

【独立新闻在线团队】约下午二时,净选盟、民联领袖聚集在中环车站希尔顿酒店召开记者会,随后拟走出中环车站,遭警方拦截。现场约有200人,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被逮捕。警方另逮捕四名公众。

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净选盟委员黄进发、玛丽亚陈(Maria Chin)等人聚集在希尔顿酒店。

另外,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民主行动领袖林吉祥、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等领袖都在希尔顿酒店。

他们召开记者会后,拟从中环车站底楼走出,结果遭警方拦截。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被逮捕。

警方也出动催泪弹,一般上,催泪弹是向上发射,但是镇暴队却是以腰部高度发射。

留下评论 »

安美嘉哈迪凯里被捕安华受伤 国家文学家率团呈备忘录被阻

安美嘉哈迪凯里被捕安华受伤


国家文学家率团呈备忘录被阻

滚动报道

NONE今日是709大集会的日子,警方一早在吉隆坡市中心严阵以待,除了封锁进出净选盟原定集会的默迪卡体育馆,市区内多条主要道路也被封锁或设有路障。

警方也在进入隆市的多条要道设立路障,导致郊外地区出现塞车,但是市内却冷清的局面。

虽然没有获得警方准证,净选盟2.0原定下午2点在默迪卡体育馆举行集会,至于巫青团则把原定10点聚集在武吉免登区的计划推迟到下午两点。

土著权威组织方面,虽然已经取消集会,但是却促请其成员到吉隆坡,特别是蒂蒂旺沙湖一带“溜达”。

【点击观看图片辑】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下午4点15分: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及回教党中委卡玛鲁丁在吉隆坡中环广场召开记者会谴责警方暴力驱散群众,并针对净选盟领袖,除了逮捕多名净选盟领袖,更导致多人受伤。回教党向警方发出最后通牒,若不在24小时内释放党主席哈迪阿旺,该党将会发动一百万党员前往武吉安曼警察总部抗议。

下午4点10分:警方宣布被捕的领袖名单及被逮捕的地方:玛夫兹、沙拉胡丁、傅芝雅、蔡添强、安美嘉、哈迪阿旺(吉隆坡中环广场)、莫哈末沙布(马哈美鲁路)和阿兹拉欣(武吉免登)。

下午4点:国家文学家沙末沙益率领净选盟委员,包括人民之声总监阿鲁姆根及大约20人前往国家皇宫提呈备忘录。但在聚集皇宫200里处,却被警方阻拦。他们尝试与警方谈判,以允许进入国家皇宫。但是警方却坚决不肯让步,并透过播音器不断要求他们解散。结果在10分钟后,净选盟不得不离开。

下午3点45分:净选盟委员黄进发宣布茨厂街的集会队伍解散,在解散前宣读净选盟的8项诉求。

 

下午3点45分:安华被送入班台医院接受治疗。

下午3点35分:回教党中委沙末被催泪罐击中背部,已经送入医院治疗。

下午3点30分:富都车展的集会者声称,警方开路允许集会者从富都车站前往苏丹街,条件是他们只占用半个车道并和平地游行。

这是民联议员西华拉沙及倪可汉在与警方洽谈后所取得的协议。而黄潮群众一边游行一边也高喊口号。

不过在民众步行中途,警方却与集会者发射冲突,并试图逮捕西华拉沙及倪可汉,更发生催泪弹及水泡,西华拉沙最终被捕。

警方声称他们仅允许集会者以小组的方式解散,不曾允许他们另行集会。    

最终逾两千名被镇爆队夹攻的集会者,被迫进入同善医院里头躲避,最终警方冲入同善医院逮捕,导致集会者纷纷透过后巷离开,仅有一小撮人被捕。警方早前也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

不过警方却在后巷的亚罗街继续追捕集会者。

目前仅剩下两组黄潮集会者,分别在秋杰附近以及中央街坊继续游行。

巫青团的游行在凯里被逮捕后,已经自行解散。

至于仅有20名土权支持者,如同依布拉欣所言般在吉隆坡蒂蒂旺沙花园“溜达”。

下午3点:警方证实,截至2点半,共有672人被捕,其中48人女性。

下午2点45分:在同善医院前面,在逃入医院内的群众之中,大约10人被捕。其中一人的大腿在混乱中出现骨折,并获得志愿医生的治疗。

这名被警方扣住手腕的男子躺在路上,最后才被医药人员发现。

“警方逮捕我,抓住我的头,扣住我的手和踢我。(他们)有数个人。”

下午2点52分:3000名净选盟支持者聚集在默迪卡体育馆附近的汉哲巴路,但是有关路段已被警方以铁丝网封锁。

在哈达蓝里及蔡锐明的领导下,群众要求警方移除铁丝网让路,但是警方拒绝。

哈达和蔡锐明向群众发表简短演说,表示他们已经完成任务抵达体育馆,但是无法进入。因此,他们感谢警方,然后要求群众回返中央艺术坊。

下午2点51分:聚集在Swiss Garden酒店前的人群,也被驱赶到同善医院。警方继续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驱散人群。大部分聚集在同善医院前的人群,被逼退到华人接生院前。警方继续发射催泪弹

下午2点50分:在武吉免登区,在大雨中淋得全身湿透的巫青团长凯里也被捕。

凯里当时在休息,清洗受到催泪弹影响的眼睛时,被警方逮捕。警方继续使用水炮及催泪弹对付巫青团员,令他们退避50公尺。

下午2点40分:在武吉免登区,身穿红色“爱国运动”衣服的巫青团员与镇暴队发生冲突,警方发射催泪弹和逮捕多人。

下午2点半:警方宣布截至2点,共有644人被捕,其中47人女性。

NONE下午2点20分: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警方全力阻止净选盟步行至十五碑。多名净选盟和民联领袖在冲突中被逮捕,包括安美嘉、哈迪阿旺、蔡添强、祖基菲里阿末。

安华在混乱中受伤,三女努鲁哈娜和幼女努鲁依曼也被捕。努鲁依沙一度被警员扣住,但是最终没有被逮捕。

下午2点15分:巫青团在Royale Bintang酒店歇脚,并准备朝另一个方向,即富都-武吉免登交界区前进。

下午2点05分:民联及净选盟领袖朝吉隆坡中环广场游行,并且一路高呼“Bersih! Bersih!”

警方拒绝让他们进入广场,引起广场内的人们鼓噪,与街上的人潮相呼应。

净选盟一众在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领导下,一度突破警方的防线。

下午2点05分:富都前已聚集逾万人潮,警方开始进入人潮展开人身逮捕,其中一名被捕的男子被发现头部流血,但是警方却企图用帽子掩盖其瘀伤。

警方已经逮捕了多名支持者,包括出动5、6名警员对付1人。目击者看见警方向示威者动粗,包括殴打示威者,以及不当对付女性扣留者

下午2点:吉隆坡多个地区开始下雨,一些人纷纷寻找避雨的地点。虽然开始下雨,但是民联领袖依然准备参与游行。

NONE下午1点58分:在武吉免登停车场,巫青团游行暂停。消息指出,他们正等待有关方面疏通道路,以前往已被警方封锁的默迪卡体育馆。

他们同时也在等待其他来自Kampung Attap和太子世界贸易中心的支持者。

下午1点57分:国家回教堂上空开始布满乌云和下起雨来。

下午1点55分:富都路,在警方发射催泪弹后,来自马来亚银行大厦的人潮又在富都路聚集,并且拒绝离开和坐在富都路旁。

不到一会,他们集体起立和高唱国歌。

下午1点45分:数百名警员包括一队镇暴队驻守在国家皇宫,包括前门、后门及偏门。皇宫路已被封锁,记者不被允许在皇宫附近逗留。

NONE下午1点44分:在马来亚银行大厦,镇暴队再次发射含有蓝色化学物的水炮。但是,站在人潮前排的示威者却毫不畏惧,甚至动手敲击水炮车。

结果,镇暴队发生另一轮催泪弹,导致群众被迫四处逃走。

下午1点40分:来自多个方向的人潮,已在敦霹雳路的马来亚银行总部前 汇聚,导致人潮总数已经升至1万人。他们目前正朝富都前进。

警方多次使用催泪弹,但是无法阻挡人潮迈进。一些受催泪弹攻击的群众,在恢复元气后,又继续加入示威人潮。

NONE下午1点40分:在马来亚银行大厦,警方向大约3、4千名群众发射水炮,但是群众却不为所动。

下午1点32分:马来西亚酒店,大约500名巫青团支持者聚集在武吉免登路,他们身穿红色的“爱国运动”衣服,并分发有关衣服给公众及游客。

巫青团也出动一辆卡车,领袖站在卡车上演讲和把红衣丢给群众。

在场的巫青团领袖包括凯里、阿尔曼阿查哈、利查莫立甘等人。

他们也高呼“粉碎净选盟”,“我们是谁?爱国者”。巫青团与10分钟前经过的净选盟支持者差身而过。

NONE下午1点31分:警方宣布至今一共逮捕540人,(479名男子,58名女子和3名少年)。其中11人穿净选盟黄衣,只有一人穿巫青团的“爱国运动”红衣。

此外,3名回教党领袖被捕,即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副主席沙拉胡丁和玛夫兹。

下午1点半:在武吉免登区,大约300名巫青团员现身,并且一路高呼“人民万岁”和“粉碎净选盟”。

下午1点25分:公正党副主席傅芝雅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被捕。

下午1点25分:回教党财政哈达南利敦霹雳路透过大声公告诉大约400名群众,该党副主席玛夫兹及其他300多名示威群众已经被逮捕。

“人民运动需要牺牲……那些40岁以下的人士不曾看过这个国家的民主。”

情绪高昂的示威群众报以“阿拉是万能的!”

净选盟的交通指挥员也协助引导群众,以方便车辆通过。

下午1点23分:聚集在隆雪华堂前的大约百名各族黄潮群众受到茨厂街的人群吸引,决定转移阵地至那里。

下午1点22分:警方在占美回教堂及轻快铁站前透过扩音器宣布,今日不允许在此处举行集会,请所有人马上解散,否则我们将会强硬驱散。警官也给予三分钟的时间解散。

但是与警员对峙的大约100名黄潮游行群众却报以虚声。目前的对峙形势是100名警员对垒1千名示威者。

下午1点20分:在茨厂街的多元种族群众已经转向占美回教堂,他们尝试敞开一条道路让车辆行驶,交警也在一旁协助维持交通。

下午1点10分:甘榜巴鲁回教堂不见任何一名回教党或民联高层领袖,仅有许多信徒前来祈祷。

下午1点18分:警方在面子书证实,截至中午12点半共有514人被 捕,其中36人是女性。

NONE下午1点12分:吉隆坡市各处游行队伍的多元种族人潮估计已经超越6千人,几处出现警民对峙的情况,即占美回教堂、宏图大厦、隆雪华堂前、富都武吉免登、国企十合购物中心前。

下午1点10分:茨厂街道人潮回到陈帧禄路,原因不明。一群砂拉越人高呼“砂拉越万岁”,获得其他人的掌声。

下午1点:原本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的人潮,大约500已经动身游行前往体育馆。

大约3000人在汉哲巴路游行,游行者手上持着鲜花与国旗。一些人则高举净选盟T恤,写着选举改革的诉求。

在汉哲巴路上端,警方已经列队等待人潮。

NONE中午12点55分:行动党领袖郭素沁等人率领500名群众从富都向默迪卡体育馆迈进。

他们一路高呼净选盟、人民万岁、人民醒觉、吾皇万岁等口号。

中午12点50分:在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现场已经超过1000人。警方出动轻型镇暴队阻挡,人潮与警方一度出现对峙的局面。

中午12点50分:数百人聚集在马哈拉惹乐拉路,其中一个默迪卡体育馆的入口处。不过,人潮被警方路障阻挡,禁止他们进一步前进,但是至今没有逮捕任何人。

留下评论 »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中午12点50分:数百人聚集在马哈拉惹乐拉路,其中一个默迪卡体育馆的入口处。不过,人潮被警方路障阻挡,禁止他们进一步前进,但是至今没有逮捕任何人。

中午12点49分:警方已经关闭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并调动水炮车和警车到中央艺术坊,警方已经在中央艺术坊发射催泪弹驱散人潮。

留下评论 »

镇暴队发射催泪弹驱散人潮 警方截至中午已捕逾441人

镇暴队发射催泪弹驱散人潮
警方截至中午已捕逾441人
滚动报道

今日是709大集会的日子,警方一早在吉隆坡市中心严阵以待,除了封锁进出净选盟原定集会的默迪卡体育馆,市区内多条主要道路也被封锁或设有路障。

警方也在进入隆市的多条要道设立路障,导致郊外地区出现塞车,但是市内却冷清的局面。

NONE截至早上11点半,市内的公共交通如轻快铁与电动火车依然如常服务。不过,单轨火车的马哈拉惹乐拉站及汉都亚站已被关闭。

警方派员在各车站驻守,抽样检查乘客的背包,并逮捕可疑的人士。

虽然没有获得警方准证,净选盟2.0原定下午2点在默迪卡体育馆举行集会,至于巫青团则把原定10点聚集在武吉免登区的计划推迟到下午两点。

土著权威组织方面,虽然已经取消集会,但是却促请其成员到吉隆坡,特别是蒂蒂旺沙湖一带“溜达”。

【点击观看图片辑】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中午12点47分:根据消息,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已经被捕,已被带往警察训练中心。目前《当今大马》正在求证。

中午12点40分:在秋杰路,大约300人被镇暴队驱赶至甘榜巴鲁。

NONE中午12点35分:在宏图大厦,镇暴队要求群众解散,并且准备采取行动。警方动用催泪弹对付示威者。

中午12点20分:在富都广场,大约200人开始聚集等待游行。现场便衣警方搜查一些年轻示威者的书包,但是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

在场的行动党领袖包括方贵伦、潘俭伟、张念群、刘镇东、林立迎、倪可汉、欧阳捍华等人。

中午12点半:警方在面子书宣布,截至中午12点,共有441人被捕,其中20人是女性。

NONE中午12点15分:人权委员会委员詹姆斯(James Nayagam)对警方的逮捕表示关注。

“警方说,这些人将会在警察训练中心录取资料。”

“我们将会监督这些逮捕和表示关注。”

但是他拒绝评论警方的行动是否粗暴。

中午12点15分:民联巨头包括安华、旺阿兹莎、林吉祥陆兆福、赛夫丁等人出现在吉隆坡希尔顿酒店

两名回教党副主席玛夫兹及沙拉胡丁在前往吉隆坡希尔顿酒店时,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被捕。

NONE中午12点10分:近千人从吉隆坡旧火车总站朝独立广场迈进,并一路高喊“bersih! bersih!”,警方已展开逮捕。

12点10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警方已经关闭站内所有厕所。

12点05分:在吉隆坡警察总部,警方证实迄今共有321人被捕,其中17人是女性。这些是分别在吉隆坡市政厅、国家皇宫、甘榜巴鲁、中央艺术坊和占美回教堂被捕。

12点04分:在Mandarin Court酒店,警方检查所有离开酒店的车辆,是否拥有任何净选盟T恤或非法物品。《当今大马》记者也被警方驱逐出停车场。

中午12点: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马来亚铁道局透过广播宣布,由于当局检查的关系,一些列车将会延误。它也要求没有车票的人们离开现场。

11点5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3辆卡车坐满扣留者,预料至少100被捕。

警方继续要求月台上的人们离开,否则将逮捕他们。

11点52分:3名坐在Hang Kasturi路边的青年被警方检查背包,结果被发现拥有黄衣,全部被捕。

11点51分:回教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表示其支持者无法进入吉隆坡,因为市区已被封锁和失去联系。

“在国家回教堂集合的人们也被驱散,所以我不知道是否还会继续。”

“但是我们的斗志高昂,至今我们认为已经成功,把净选盟的诉求注入人们的脑海,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会继续。”

NONE11点50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第二辆载满扣留者的警方卡车离开现场,车上有两名女性扣留者。

警方轻型镇暴队在火车站外列队,随时准备进入站内。

11点48分:警方透过面子书澄清,要求人们不要相信谣言,指警方与一群人发生冲突,进而发射催泪弹。

11点47分:巫青团长凯里在推特宣布,巫青团下午1点将在武吉免登路集合。彭亨巫青团长阿布基米在布特拉车站被捕。

11点45分:在吉隆坡中环广场,警方检查行人的背包,至少 两人被捕。

11点41分:在禁足名单上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推特上宣布:“我已经成功抵达‘吉隆坡禁城’”。

11点3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站,中间月台依然还有很多人,不少被警方要求离开的人,依然逗留在附近的回教法庭。一辆载满扣留者的卡车已离开,车上包括两名女性。

11点28分:可靠消息指出,民联领袖已纷纷进入市中心,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预料将在中午12点现身。

11点25分:警方在面子书宣布,截至早上11点,已经有236人被捕,其中228名男子,8名女性。

11点21分:在吉隆坡旧火车站,警方要求人们立刻离开月台,否则将会逮捕他们。不过,一些人依然高呼上苍万岁,结果立即被警方逮捕。据悉,从早上至今已 经有超过10人在这里被捕。

NONE11点20分:在吉隆坡旧火车站,警方进入车站向人们检查车票。

11点10分:在吉隆坡双峰塔,《当今大马》记者没有发现催泪弹的踪迹。人们如常进入购物中心内。只有一些保安人员及警员驻守在外。

11点09分:在吉隆坡市政厅大厦,一名法国游客受访时说:“我完全支持示威,照我说,去吧!”

她与澳洲男友经过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步行前往独立广场。

不过她承认自己不了解净选盟集会和警方的镇压,但是她认为,示威是民主的一部分。

11点04分:警方卡车迅速填满人,另有3名男子在印裔回教堂被捕。其中一名来自亚罗士打的男子指出,警方搜查他背包,发现黄色T恤。

“放入我的照片,大张一点,”接着他被警方带上卡车。

11点:根据第三电视引述武吉阿曼达消息,警方至今已经逮捕100人。

NONE10点56分:警方已经封锁单轨火车的马哈拉惹乐拉站及汉都亚站,这两个站最靠近默迪卡体育馆,不过其他站仍然开放。

10点55分:回教党鹅麦青年团长沙汉在十五碑一家餐厅被一些便衣警员逮捕。

10点5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大约100名警员驻守在国家回教堂的路口。一些在当地的民联支持者也被警方盘问。

NONE10点45分:在甘榜巴鲁,一群相信是净选盟支持者被捕。一名男子被发现携带净选盟T恤,被独自带到另一个地点盘问,其T恤也被没收。

10点43分:在国企十合购物中心,3人携带背包党男子也被捕。其中一人戴着官方记者证的男子,在证实是《马新社》职员后已经获释。另外两人则被带上警方卡车。

10点35分:警方继续在占美回教堂逮捕更多人,包括2名穿红色及粉红色衣服的年轻马来女性。警方在她们书包内发现数件红色衣服。

另一名拥有印有爪哇文的青色T恤的马来男子也被捕。

曾经在2007年净选盟大集会成为“避难所”的占美回教堂,如今已经被封锁,只允许特定人士进入。

NONE10点25分:在默迪卡体育馆,警方在进入该体育馆的路段设立铁丝网,阻止人们及车辆进入。

10点23分:在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警方继续逮捕可疑人士,警方卡车上至少已扣押了16人。

早前,警方截停和逮捕一名白衣巫裔男子,在检查其背包后,发现一些募款文件,但是与净选盟无关。但是,他承认,他早前在回教党讲座上募款。

10点22分:在吉隆坡市政厅大厦,一名在印裔回教堂路出售手提袋等商人表示,他不支持街头示威。

“当然我的生意受到影响,警方一直要驱散人潮,我如何做生意?”

“你看,今天的商店都没有营业。”

NONE10点20分:警方在面子书宣布,截至早上10点一共逮捕21名男子,其中20名是巫裔及1名华裔。其中一名获得保释,另外20人尚在处理手续。

10点15分:在甘榜巴鲁轻快铁站,共有26名年轻人被捕,包括3名女性。

10点10分:在国企十合购物中心,迄今至少10人在附近地区被捕。

10点01分:警方抽样搜查从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出来的乘客背包。

NONE一名被警察截停搜查的中年马来男子说:“他们要我打开背包,问我从哪里来。”

不过,警方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件,因此放他离开。

9点56分:在吉隆坡市政厅大厦,警方尝试解散一群聚集在7-11便利店的人潮,一人被捕。

9点55分:在茨厂街,一名退休公务员安妮认为,自由是可贵的。

“我老了,但是我还是来游行,因为他们取走了我的自由。我现在甚至不能够穿黄衣。”

“我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我在教育界服务,必须忍气吞声,因为这是我的饭碗。”

她今早因为穿浅黄色衣服,而被警方登记其资料。

她是独自行走,因为“一个人做工必须简单”。

询及孩子对其决定的看法,安妮表示,其孩子叫她“享受你的游行”。

NONE9点4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现场有4辆轻型镇暴队卡车,以及超过100名警员。警方截停一名年逾70岁的老人,阻止他前往国家回教堂祈祷。这名身穿民联外套的老人,后来被带上警车。

9点40分:在武吉免登靠近LOT10购物中心,游客开始在街头涌现和进入购物中心。

巫青团集会预料将在中午开始,然后游行至2公里远的默迪卡体育馆。预料巫青团可能会与在体育馆内集会的净选盟支持者发生冲突。

到目前为止,并未看到任何巫青团支持者。警方并未在这里设立路障,只有少数便衣警员巡逻。

NONE9点37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现场拥有超过1000名民联支持者,不停高呼上苍万岁。上空也不时传来警方直升机的盘旋声音。

9点36分:根据目击者指出,警方在吉隆坡中环广场停泊了两辆卡车。警方逮捕了许多人,其中一辆卡车已经装满了扣留者,估计超过30人。

9点35分:警方在国家皇宫方面也派出多辆镇暴队卡车驻守。

9点31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4人被警察截停和搜查。当警察在其中一人的书包内发现黄衣后,其他人迅速逃离。

9点半:根据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发言人蓝里尤索夫,从早上7点至9点,共有21人被捕。其中20人是巫裔,1名华裔。

不过,警方非正式的消息却指出,真正被捕的人数已经超过100人。

NONE9点32分:在甘榜巴鲁,再有18人被捕,然后被扣上警察卡车。

9点28分:在占美回教堂,警方逮捕7人,将他们扣押在警方卡车内,但是没有人是穿黄衣。记者不被允许访问这些扣留者或接近卡车。

一名警察说:“你不可以在这里,如果你要进入这个地方,请告诉我的上司。”

9点02分:吉隆坡中环广场,警方搜查一群来自吉兰丹的回教党支持者,包括检查他们的背包。所有通往中环广场的公共交通已被阻拦,只有德士及巴士获准通过。

9点:《马来西亚前锋报》今日封面头条,以红字大标题打出:“吉隆坡今日戒严?有人计划开枪并归咎于警方”

8点53分:警方已经封锁独立广场,超过6辆镇暴队卡车包括1辆水炮车在场。敦霹雳路也被封锁,现场有一辆水炮车和超过300名镇暴队成员及警员。

当记者尝试进入独立广场,一名警员说:“没有人可以进入这个地区”。

8点50分:人权委员会也派出观察员监督集会,根据投诉与谘询组主任阿米尔(Ameer Hiznayif Hamzah),该委员会只派出30人从东姑阿都拉曼路到默迪卡体育馆监督。

NONE8点44分:甘榜巴鲁 警方逮捕9名怀疑是净选盟的支持者,并将他们带上停泊在甘榜巴鲁回教堂门前的警方卡车。

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和两名中年人。

8点42分:在拉惹劳务路,每隔数分钟即有警车和警察电单车经过。在回教党总部的局势平静,虽然没有警员在场,但是却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士在该总部对面设 立摄影机拍摄。

8点40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大约15名律师公会的律师,身穿黑白大衣,并配上“观察员”的名片步出酒店开始监督集会的任务。

人权小组成员迪本德拉(H.R.Dipendra)指出,他们将会监督集会,并在需要时拍照片。律师公会一共出动大约100名观察员,其中一些人将提供法 律援助。

NONE8点40分:默迪卡体育馆 警方在陈氏书院进入默迪卡体育馆的路段置放铁丝网,所有进入该处的人士都必须登记。体育馆旁边也停放了10多辆警察卡车。

8点25分:在国企十合购物中心,似乎已经变相成为阵地,超过10辆警察卡车和超过100名制服与便衣警员驻守该处。所有进入该处的车辆都必须经过 警察的检查。

NONE甘榜巴鲁回教堂附近的情况平静,但警方已经封锁通往该处的道路。大约有20名警员和多辆警车驻守。

8点16分:富都 根据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推特,警方已经封锁通往行动党位于富都区党总部的道路。

8点10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及苏丹依斯迈路的交接处,警方已经封锁东姑阿都拉曼路,检查每辆进入该路的车辆,包括电单车与旅巴。

NONE平时在隆市内的游客群及上班一族的人潮,如今以制服警员及便衣警员取而代之。超过100名警员驻守在该处。

一些在路旁久候的游客,难以找到德士。

8点06分:富都区方面,没有发现警方路障,交通顺畅,不少商店与食档如常营业。

NONE8点:作为游客观光点的武吉免登依然冷清,只有寥寥无几的车辆和行人。不过,比起隆市其他地区,这里只有少量的警员驻守。

大约30名镇暴队警员在Maharajalela轻快铁站附近驻守。

7点50分:占美回教堂方面,照常服务的轻快铁仍然坐满上班族。不过,没有人穿代表净选盟、巫青团或土权的黄衣、红衣或白衣。

虽然如此,作为示威热点的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外面布满了大批警察。不过,公众却对大批警察驻守不为所动。回教堂前面的路段已经被封锁。

此外,警方也在独立广场方面派驻上百名警力。

7点45分:在吉隆坡火车总站交通圈,十多辆镇暴队卡车和水炮车停驻在这里。

留下评论 »

她堅持不退讓:709感想

她坚持不退让:709感想

Celes Lee
2011年7月8日
晚上 9点28分
近日在城中闹得沸沸扬扬的709游行事件,让我联想起曾看某专栏作者所写的罗莎派克斯(Rosa Parks)小故事,在此与各位分享:

50年前,美国还在实行种族隔离政策。在南方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市,有一天裁缝师罗莎下班之后,疲惫地上了巴士准备回家。车上还有座位,她坐了上去。

巴士过了3站,有几位白人上了车,这是已经没有空位,按照规定,巴士上的黑人必须让位子给白人。

但是,罗莎实在太疲倦了,所以依然坐在位子上。

这时,巴士司机停车走过来,要罗莎和其他坐着的黑人让位,其他黑人乖乖起身让座。但是,罗莎就是坐着不动。

(看吧,你不能说车上其他黑人没有勇气,他们开始也不愿让座,但是,他们却也没有坚持。所以,到现在没有人知道车上其他黑人是谁。)

司机开了口,向罗莎说明蒙哥马利市的巴士车规定。

这时,罗莎委屈极了,心想:即使我是个黑人,我也有疲倦的时候,凭什么要我让位?

(我不知道,当时车上有没有政客告诉罗莎说:意思到了就好,大家和气收场,反正吃亏如同吃饭,你也斗不过他,不如就和解吧;让大家共同为国家的和谐稳定做出贡献。)

巴士司机眼看罗莎不让步,于是恫吓说:“你再不让位,我就叫警察了。”

罗莎此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趁着一刻,她想知道,作为一个黑人,她究竟是否拥有坐在巴士的权利?她争取巴士座位的权利,这个国家会保护她,还是会否决她?

“好吧,你就叫警察吧。”她这么回答。

警察来到,逮捕罗莎,并将她控上法庭。然而,这个举动,激起美国黑人,以及所有支持人权的美国人反对,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反抗浪潮,波澜壮阔,最终冲垮了美国百年的种族隔离主义。

蒙哥马利市巴士车上一个裁缝师的坚持,演变成为美国最重要的民权运动,也为人类的人权演进,写下光辉的一页。

罗莎在2005年去世。美国举国哀悼,前总统克林顿在追悼说:“她坚持坐在位子的那一刻,使到美国平等和政治的理想站了起来。”

如果罗莎没有多坚持那5分钟,也许10分钟,还是20分钟,其实那也没什么分别,美国的民权运动,也许要迟来几年,或十几年,或几十年。

那么,反观马来西亚的民权运动。有些人会像坐在巴士车上的其他黑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一忍就过去了?还是会像罗莎一样,坚持下去直到正义得以平反?

为那些站在前线的人们,深深致敬。

留下评论 »

警方封锁隆市关闭轻快铁站 截至早上11点逾236人被捕

警方封锁隆市关闭轻快铁站

截至早上11点逾236人被捕

当今大马团队
2011年7月9日
早上 8点50分
滚动报道

今日是709大集会的日子,警方一早在吉隆坡市中心严阵以待,除了封锁进出净选盟原定集会的默迪卡体育馆,市区内多条主要道路也被封锁或设有路障。

警方也在进入隆市的多条要道设立路障,导致郊外地区出现塞车,但是市内却冷清的局面。

NONE截至早上11点半,市内的公共交通如轻快铁与电动火车依然如常服务。不过,单轨火车的马哈拉惹乐拉站及汉都亚站已被关闭。

警方派员在各车站驻守,抽样检查乘客的背包,并逮捕可疑的人士。

截至早上11点,警方证实已经有236人被捕,其中228名男子,8名女性。

虽然没有获得警方准证,净选盟2.0原定下午2点在默迪卡体育馆举行集会,至于巫青团则把原定10点聚集在武吉免登区的计划推迟到下午两点。

土著权威组织方面,虽然已经取消集会,但是却促请其成员到吉隆坡,特别是蒂蒂旺沙湖一带“溜达”。

【点击观看图片辑】

以下是今日大集会的滚动报道:

11点51分:回教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表示其支持者无法进入吉隆坡,因为市区已被封锁和失去联系。

“在国家回教堂集合的人们也被驱散,所以我不知道是否还会继续。”

“但是我们的斗志高昂,至今我们认为已经成功,把净选盟的诉求注入人们的脑海,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会继续。”

NONE11点50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第二辆载满扣留者的警方卡车离开现场,车上有两名女性扣留者。

警方轻型镇暴队在火车站外列队,随时准备进入站内。

11点47分:巫青团长凯里在推特宣布,巫青团下午1点将在武吉免登路集合。彭亨巫青团长阿布基米在布特拉车站被捕。

11点41分:在禁足名单上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推特上宣布:“我已经成功抵达‘吉隆坡禁城’”。

11点3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站,中间月台依然还有很多人,不少被警方要求离开的人,依然逗留在附近的回教法庭。一辆载满扣留者的卡车已离开,车上包括两名女性。

11点28分:可靠消息指出,民联领袖已纷纷进入市中心,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预料将在中午12点现身。

11点25分:警方在面子书宣布,截至早上11点,已经有236人被捕,其中228名男子,8名女性。

11点21分:在吉隆坡旧火车站,警方要求人们立刻离开月台,否则将会逮捕他们。不过,一些人依然高呼上苍万岁,结果立即被警方逮捕。据悉,从早上至今已 经有超过10人在这里被捕。

NONE11点20分:在吉隆坡旧火车站,警方进入车站向人们检查车票。

11点10分:在吉隆坡双峰塔,《当今大马》记者没有发现催泪弹的踪迹。人们如常进入购物中心内。只有一些保安人员及警员驻守在外。

11点09分:在吉隆坡市政厅大厦,一名法国游客受访时说:“我完全支持示威,照我说,去吧!”

她与澳洲男友经过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步行前往独立广场。

不过她承认自己不了解净选盟集会和警方的镇压,但是她认为,示威是民主的一部分。

11点04分:警方卡车迅速填满人,另有3名男子在印裔回教堂被捕。其中一名来自亚罗士打的男子指出,警方搜查他背包,发现黄色T恤。

“放入我的照片,大张一点,”接着他被警方带上卡车。

11点:根据第三电视引述武吉阿曼达消息,警方至今已经逮捕100人。

NONE10点56分:警方已经封锁单轨火车的马哈拉惹乐拉站及汉都亚站,这两个站最靠近默迪卡体育馆,不过其他站仍然开放。

10点55分:回教党鹅麦青年团长沙汉在十五碑一家餐厅被一些便衣警员逮捕。

10点5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大约100名警员驻守在国家回教堂的路口。一些在当地的民联支持者也被警方盘问。

NONE10点45分:在甘榜巴鲁,一群相信是净选盟支持者被捕。一名男子被发现携带净选盟T恤,被独自带到另一个地点盘问,其T恤也被没收。

10点43分:在国企十合购物中心,3人携带背包党男子也被捕。其中一人戴着官方记者证的男子,在证实是《马新社》职员后已经获释。另外两人则被带上警方卡车。

10点35分:警方继续在占美回教堂逮捕更多人,包括2名穿红色及粉红色衣服的年轻马来女性。警方在她们书包内发现数件红色衣服。

另一名拥有印有爪哇文的青色T恤的马来男子也被捕。

曾经在2007年净选盟大集会成为“避难所”的占美回教堂,如今已经被封锁,只允许特定人士进入。

NONE10点25分:在默迪卡体育馆,警方在进入该体育馆的路段设立铁丝网,阻止人们及车辆进入。

10点23分:在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警方继续逮捕可疑人士,警方卡车上至少已扣押了16人。

早前,警方截停和逮捕一名白衣巫裔男子,在检查其背包后,发现一些募款文件,但是与净选盟无关。但是,他承认,他早前在回教党讲座上募款。

10点22分:在吉隆坡市政厅大厦,一名在印裔回教堂路出售手提袋等商人表示,他不支持街头示威。

“当然我的生意受到影响,警方一直要驱散人潮,我如何做生意?”

“你看,今天的商店都没有营业。”

10点21分:净选盟在推特上声称,有支持者与警方在吉隆坡双峰塔发生冲突,警方较后使用催泪弹。

NONE10点20分:警方在面子书宣布,截至早上10点一共逮捕21名男子,其中20名是巫裔及1名华裔。其中一名获得保释,另外20人尚在处理手续。

10点15分:在甘榜巴鲁轻快铁站,共有26名年轻人被捕,包括3名女性。

10点10分:在国企十合购物中心,迄今至少10人在附近地区被捕。

10点01分:警方抽样搜查从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出来的乘客背包。

NONE一名被警察截停搜查的中年马来男子说:“他们要我打开背包,问我从哪里来。”

不过,警方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件,因此放他离开。

9点56分:在吉隆坡市政厅大厦,警方尝试解散一群聚集在7-11便利店的人潮,一人被捕。

9点55分:在茨厂街,一名退休公务员安妮认为,自由是可贵的。

“我老了,但是我还是来游行,因为他们取走了我的自由。我现在甚至不能够穿黄衣。”

“我年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我在教育界服务,必须忍气吞声,因为这是我的饭碗。”

她今早因为穿浅黄色衣服,而被警方登记其资料。

她是独自行走,因为“一个人做工必须简单”。

询及孩子对其决定的看法,安妮表示,其孩子叫她“享受你的游行”。

NONE9点45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现场有4辆轻型镇暴队卡车,以及超过100名警员。警方截停一名年逾70岁的老人,阻止他前往国家回教堂祈祷。这名身穿民联外套的老人,后来被带上警车。

9点40分:在武吉免登靠近LOT10购物中心,游客开始在街头涌现和进入购物中心。

巫青团集会预料将在中午开始,然后游行至2公里远的默迪卡体育馆。预料巫青团可能会与在体育馆内集会的净选盟支持者发生冲突。

到目前为止,并未看到任何巫青团支持者。警方并未在这里设立路障,只有少数便衣警员巡逻。

NONE9点37分:在吉隆坡旧火车总站,现场拥有超过1000名民联支持者,不停高呼上苍万岁。上空也不时传来警方直升机的盘旋声音。

9点36分:根据目击者指出,警方在吉隆坡中环广场停泊了两辆卡车。警方逮捕了许多人,其中一辆卡车已经装满了扣留者,估计超过30人。

9点35分:警方在国家皇宫方面也派出多辆镇暴队卡车驻守。

9点31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4人被警察截停和搜查。当警察在其中一人的书包内发现黄衣后,其他人迅速逃离。

9点半:根据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发言人蓝里尤索夫,从早上7点至9点,共有21人被捕。其中20人是巫裔,1名华裔。

不过,警方非正式的消息却指出,真正被捕的人数已经超过100人。

NONE9点32分:在甘榜巴鲁,再有18人被捕,然后被扣上警察卡车。

9点28分:在占美回教堂,警方逮捕7人,将他们扣押在警方卡车内,但是没有人是穿黄衣。记者不被允许访问这些扣留者或接近卡车。

一名警察说:“你不可以在这里,如果你要进入这个地方,请告诉我的上司。”

9点02分:吉隆坡中环广场,警方搜查一群来自吉兰丹的回教党支持者,包括检查他们的背包。所有通往中环广场的公共交通已被阻拦,只有德士及巴士获准通过。

9点:《马来西亚前锋报》今日封面头条,以红字大标题打出:“吉隆坡今日戒严?有人计划开枪并归咎于警方”

8点53分:警方已经封锁独立广场,超过6辆镇暴队卡车包括1辆水炮车在场。敦霹雳路也被封锁,现场有一辆水炮车和超过300名镇暴队成员及警员。

当记者尝试进入独立广场,一名警员说:“没有人可以进入这个地区”。

8点50分:人权委员会也派出观察员监督集会,根据投诉与谘询组主任阿米尔(Ameer Hiznayif Hamzah),该委员会只派出30人从东姑阿都拉曼路到默迪卡体育馆监督。

NONE8点44分:甘榜巴鲁 警方逮捕9名怀疑是净选盟的支持者,并将他们带上停泊在甘榜巴鲁回教堂门前的警方卡车。

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和两名中年人。

8点42分:在拉惹劳务路,每隔数分钟即有警车和警察电单车经过。在回教党总部的局势平静,虽然没有警员在场,但是却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士在该总部对面设 立摄影机拍摄。

8点40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大约15名律师公会的律师,身穿黑白大衣,并配上“观察员”的名片步出酒店开始监督集会的任务。

人权小组成员迪本德拉(H.R.Dipendra)指出,他们将会监督集会,并在需要时拍照片。律师公会一共出动大约100名观察员,其中一些人将提供法 律援助。

NONE8点40分:默迪卡体育馆 警方在陈氏书院进入默迪卡体育馆的路段置放铁丝网,所有进入该处的人士都必须登记。体育馆旁边也停放了10多辆警察卡车。

8点25分:在国企十合购物中心,似乎已经变相成为阵地,超过10辆警察卡车和超过100名制服与便衣警员驻守该处。所有进入该处的车辆都必须经过 警察的检查。

NONE甘榜巴鲁回教堂附近的情况平静,但警方已经封锁通往该处的道路。大约有20名警员和多辆警车驻守。

8点16分:富都根据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的推特,警方已经封锁通往行动党位于富都区党总部的道路。

8点10分:在东姑阿都拉曼路及苏丹依斯迈路的交接处,警方已经封锁东姑阿都拉曼路,检查每辆进入该路的车辆,包括电单车与旅巴。

NONE平时在隆市内的游客群及上班一族的人潮,如今以制服警员及便衣警员取而代之。超过100名警员驻守在该处。

一些在路旁久候的游客,难以找到德士。

8点06分:富都区方面,没有发现警方路障,交通顺畅,不少商店与食档如常营业。

NONE8点:作为游客观光点的武吉免登依然冷清,只有寥寥无几的车辆和行人。不过,比起隆市其他地区,这里只有少量的警员驻守。

大约30名镇暴队警员在Maharajalela轻快铁站附近驻守。

7点50分:占美回教堂方面,照常服务的轻快铁仍然坐满上班族。不过,没有人穿代表净选盟、巫青团或土权的黄衣、红衣或白衣。

虽然如此,作为示威热点的占美回教堂轻快铁站,外面布满了大批警察。不过,公众却对大批警察驻守不为所动。回教堂前面的路段已经被封锁。

此外,警方也在独立广场方面派驻上百名警力。

7点45分:在吉隆坡火车总站交通圈,十多辆镇暴队卡车和水炮车停驻在这里。

留下评论 »

内阁拒绝租借隆市体育馆 反建议改在民联州属举行

內閣拒絕租借隆市體育館

反建議改在民聯州屬舉行

李伟伦与王德齐
2011年7月6日
下午 3点49分
在净选盟2.0昨日宣布接受妥协方案,改在默迪卡体育馆举行集会后,有关当局非但没有给予正面回应,反而拒绝租借吉隆坡市内的体育馆,并建议集会改在民联州属举行。至于两个原本准备在709同日举行对抗集会的团体当中,巫青团已率先反对净选盟租借默迪卡体育馆。土权则宣布709集会照跑,并要求获得与净选盟同等的待遇,同样要在默迪卡体育馆举行集会以及觐见国家元首。 

NONE根据马新社报道,新闻部长莱斯雅丁(左图)透露,内阁是基于净选盟不是合法团体,因此不批准该组织租借位于吉隆坡市区的体育馆,包括默迪卡体育馆、国家体育馆及武吉加里体育馆,作为集会场地。反而,莱斯雅丁建议在民联州属举行大集会。

较早前,净选盟2.0透露,默迪卡体育馆的管理单位已拒绝了该组织租用体育馆的申请。

根据净选盟2.0在面子书上发表的文告,净选盟代表在中午12点半致电默迪卡体育馆管理人员,以申请在7月9日使用体育馆集会。不过,该名管理人员却以诸多借口推搪。

“我们对于该名管理人员以许多借口,拒绝让我们使用体育馆,感到失望。其中一些借口包括了‘当天有管理单位的内部球赛’及‘装修’等。”

坚持要在默迪卡体育馆

NONE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右图)今午在隆雪华堂召开记者会时也透露,净选盟已经鉴定在7月9日当天,默迪卡体育馆并没有任何人使用。

她表示,本来默迪卡体育馆在7月9日将举行一场演唱会,但后来已经取消。

文告也指出,为了人民的愿景,净选盟强烈认为集会必须在默迪卡体育馆内举办,以反映整个课题的重要性。

“我们已决定默迪卡体育馆是唯一符合要求的地点,并坚决认为首相纳吉必须展示诚意,以兑现承诺,马上允许我们使用一个合适的体育馆。”

力促政府马上批准申请

NONE文告说,随着709集会倒数3天,政府必须马上批准净选盟使用默迪卡体育馆(左图),否则任何拖延都不能被接受。

净选盟也在文告中,对于警方继续在全国各地,逮捕、骚扰与恐吓黄潮集会支持者,而感到遗憾。

“政府继续逮捕人,我们也被告知,将会有数名人士在社团法令下被控。”

指净选盟非法不敬元首

净选盟表示,警方与总检察署继续指称净选盟是一个非法组织,是不尊敬国家元首,与元首善意对立的做法。

基于此,净选盟呼吁当局尊敬国家元首的意愿,马上停止对付净选盟,并敦促首相纳吉与净选盟会面。

“净选盟的立场一直都是,要与所有单位合作,特别是政府,以改善我国的选举制度,带来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

“我们真诚地希望,首相能够兑现诺言,尊敬早前的协议。”

体馆代表:须提前预订

另一方面,《马新社》也引述一名大马体育馆管理机构代表的谈话指出,利用体育馆举行任何活动的人士必须遵守现有的程序,包括提前预订场地。

这名代表说,若体育馆任何器具或设备遭到损坏,有关人士也需作出赔偿。

针对净选盟计划于本周六在默迪卡体育馆举行大集会一事,该名代表说,目前未有任何正式决定,有关该组织是否获得准证举行大集会。

“我们也在等在内阁的决定。”

他指出,本身希望净选盟可选择在其他地点举行集会,因为,他担心体育馆的设备遭到破坏。

大马体育馆管理机构负责管理武吉加里尔的国家体育馆、武吉加拉体育馆、大使路体育中心,以及沙亚南的松下体育馆。

留下评论 »

中國共產黨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