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拉杂写这些

于 01/09/2011

拉杂写这些

(2011-09-01)

早报导读

● 林其米

没面子书

我的母难日

发现原来泰国的母亲节并不是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有点讶异。

后来上网“古狗”一下,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无知。原来世界各地的母亲节都不一样。挪威,2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俄罗斯,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老挝,3月8日……泰国则将王后诗丽吉的生日,也就是8月12日,定为母亲节,因为在泰国人的心目中,王后就像他们的母亲一样。

至于我,我的母亲节就是我的母难日,我呱呱掉落在地球上的那一天。

事先张扬的世纪风灾

先一晚已经在电视上看到这场事先张扬的世纪风灾,次日凌晨时分收到老朋友从纽约捎来的简讯,说纽约即将面临一个从巴哈马群岛海域形成的暴型飓风,整个纽约的公共交通系统已经中断,接下来还不知道会不会断水停电,风声鹤唳,人人忙着囤水囤粮,好像末日来临,又像一幕幕好莱坞灾难片预先搬演过的情节,教人一时分不清虚拟和实境之间的分别。

毕竟是个可笑的书呆子,除了希望老朋友平安无事,就只会安慰她说,没得出门没得上网没关系,幸好还有书看。末了还叮嘱她要买蜡烛,居然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手电筒这种东西。

我还活着,而且

我还活着,而且(也就是说不一定)还有种种可能。

不一定可以沿着亚马逊河探险,但我可以沿着住家附近的河慢慢散步。不一定会有什么领悟,但我懂得如何专注。不一定是在品尝一瓶比我还老的陈年老酒,但我可以珍惜手上这杯水。不一定要跟大家一起向这个花园里的野蛮人喊不,但我可以去爱这个令人心碎的世界。不一定会成为博学的人,但我可以继续好奇、期待和讶异,像个小孩。不一定可以把握整体,但我可以留意细节。不一定可以理解这个世界,但我可以了解自己。不一定有得选择,但我可以接受。

我还活着,而且还有种种可能,包括(这点百分百可以确定)死去。我对自己终须一死充满感激。我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一切都会消失充满感激。

旅途的终点

旧地重游,有时候,是为了重新发现那个所在。或者就像亨利米勒说的:“旅途的终点不仅只是一个地方,而是一种新的观点。”

旧地重游,我感兴趣的已经不是那个所在有些什么,而是我看见了什么。

红苹果,青苹果

原来正冈子规之所以会取名“子规”(也就是比较文艺的杜鹃,或比较典雅的杜宇,或比较世俗的布谷),是因为他有肺痨,经常咯血,长年躺在床上,张望或想象窗外的世界。有了这样的背景垫底,对他的俳句感受更深。例如这首:一问再问/雪有多深。

又例如这首《庭前》:鸡冠花/十四或/十五朵。还有这首:桌子上/红苹果/青苹果

我的一个写诗的朋友说:“我的创作动力是爱而不是我所没有的天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