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網文分享區

回乡踏青

于 14/11/2011

回乡踏青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上午十一时十分

 

文:温祥英 – 原名温国生,小说家,1940年出生于霹雳州太平,马来亚大学英国文学系毕业,1965年分发槟岛任教,自此长居槟岛。目前在槟、港、英、澳四地不定期居留,出版有小说集《温祥英短篇》(1973,棕榈)、《自画像》(2009,大将)、《清教徒》(2010,有人)及文艺随笔《半闲文艺》(1990,蕉风)等。

虽说“清明时节雨纷纷”,但今年的雨却比较多,比较无情,风强雨大。上周末回去太平,是要坐巴士回去,然后跟弟弟的车一同回来,心头就七上八下的。事情就是这样的,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搭巴士到码头,坐渡轮过海,然后买巴士车票,也会有不知数。(本国还有十年才抵达先进国的阶段,因此充满未知。)原来义子添寿是要载我到船头的,他竟休息了两个周六,这个星期就必须作半日工。我于是改变主意,从午饭后改到早餐后就去搭巴士,主要怕一两点过后,人们放了工,一窝蜂回乡,买不到票,如上一次,十二点多到了巴士车站,可是只有五点十五分的那趟还有空位。那车站只是临时的木做摊格,下雨时一坑窿一坑窿的污水,天旱时则迷漫着沙尘。我俩逼着搭长途巴士到巴里文打,再搭平常的巴士回太平。这辆巴士不但破旧,而且串行所有的穷乡僻镇,除了依柮和巴都古劳以外,全都没去过的小乡,耗时几近三小时,到太平都五点了。(最少它是停在太平而不是新港门。)

行程充满未知数

另一个预想不到的,渡轮居然在当天开始重修,只有四辆通行,当局劝告车主改用槟威大桥。为此当夜睡得不安稳,一连醒了三次,老早就起身了。而去菜市吃早餐时,雨就开始下,虽然并不很大,但也不是那纷纷的毛毛雨。幸亏最后改成义媳妇载我到码头,九点半就来了。下到码头,已十时十分,可想槟城的交通已媲美吉隆坡的了。我们必须停在红绿灯前,让从渡轮下来的汽车通过:显然有渡轮泊岸了。一下了车,我就急急脚的爬上候船室,却原来是只载车辆的渡轮。

再等了十分钟,有渡轮来了,过到北海,也只是十时三刻。下了自动扶梯,原来车站已改建成混凝土建筑,两头是售票处,中间两边分成22个巴士停放位,给人干爽,耳目一新的感觉。我心里一阵欣慰,新政府确有新办事能力。而令我更喜出望外的,是一下子就买到车票,是十一点一刻的车票,而因是乐龄人士,还有特价呢。这是一件新的长途巴士公司。我还以为以前常坐的财团巴士,已没有服务了。上了巴士后,才看到原来它的售票处时设在另一头。在新政府之下,已有了竞争的对手,不再只由一间公司垄断。新巴士的位子既阔又舒服,可能是super super(超级超级)型。而速度又快。

回到新港门,只是十二点半,不出所料,雨淅淅沥沥在下。而舅子居然要半个钟头后才到来接我。

以后回故乡,除了驾车,已肯定有另一种选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